【人物】美女棋手黑嘉嘉(下):對突飛猛進的人工智能其實不必擔心

发布于 分类 热点快报标签

韋德1946最新網站日本在曾經對生于朝鮮半島的人,都用日語讀他們的名字。比如金大中就是“Kin DaiTyu-”,樸正熙用“Boku Seiki”進行稱呼。但是在最近普遍都用原來的讀音對他們的名字進行稱呼。

即便是不想和我們搞好關系的金正恩,相信大家都不會稱他“Kin Syo-on”。從筆者的角度出發,我覺得這個情況常正常的,反過來說,如果保持原有的方式,日本人在和外國人聊天的時候總會遇到阻礙。

但是,我們對中國人的人名,依舊用的是日本的讀法。日本將黑嘉嘉的名字讀成“Koku Kaka”。所以說當其他國家的圍棋棋迷和她聊天時,這個名字就用不上了。更何況是當面和她說話,所以稱呼Jiajia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所以說,黑嘉嘉是用中文記住井山裕太的名字的。雖然不知道和主流是什麽原因決定將韓國人的人名用原來的讀音進行注釋的,既然語系如此接近,那麽我們出于國家利益和禮節,是不是應該也應該用中文來對中國人的名字進行稱呼呢。所以這就是我在文章前面統一了一下名字的讀音的原因,讓名字盡可能和原來的讀法更加接近一些。

說了一大堆閑話之後進入正題。曾經趙治勳說過:“學棋1年後,如果能明白定式的美感,那可以證明這個人是很有才能的”。那麽黑嘉嘉是什麽時候開始學習圍棋,又在什麽時候沈浸其中的呢?

“我第一次接觸圍棋是在6歲的時候,母親帶我到圍棋教室學習。現在想起來,感覺接觸不久就被它的魅力所吸引了。在我上完第一節課之後,我就很想繼續上下去。剛接觸沒多久就覺得很好玩,當然現在也覺得圍棋很有意思。自從AI出現之後,它們教給我們很難想象的手段,所以現在就更加有意思了”。

在筆者高中時期,同一屆裏有一位業余6段的男生。最近打電話聯系他的時候他說:“AI實在是太強了,擔心職業圍棋棋手就此沒有了存在價值”。從他的語氣中可以聽出對棋手們的未來感到擔心,對此黑嘉嘉又是怎麽考慮的。

“或許我們大部分棋手至少考慮過一次這個問題。不過觀戰的人或許還是會對人類棋手之間的對局感興趣。因爲我們人類是經常會犯錯誤的。當然了,我們在的時候也會用AI進行研究,但是我還是覺得人類之間的對局才更加有意思”。

其實,筆者自己也對此並不擔心。理由也很簡單,當今F1的時速接近400公裏,但是沒有人責備尤塞恩·博爾特“你的腳還沒車快”。

花3個小時或者4個小時跑完42.195公裏,究竟有什麽意義。這段距離,有一輛車的線個小時並且毫無疲憊的開完這段呢?

即便如此,包括筆者在內,很多平民跑步愛好者都會選擇自掏腰包進行挑戰,同時全球人民都在期待,埃魯德·基普喬格什麽時候能把世界紀錄打進2小時內。所以職業圍棋、將棋、國際象棋也一樣,筆者認爲,人類出現失誤時的狀態,在痛苦中發覺正確的變化,以及棋手們背後的故事,這些東西是很難被廢除的。

黑嘉嘉也認爲:“完全就和你說的那樣,我們人類下棋,會犯錯也會努力,熱點快報從這些方面就能讓人對圍棋産生興趣吧”。

這一次采訪我們都用英語進行交流,而黑嘉嘉只有在和不會講中文的父親面前才會說英語。不過她的英語並不是的風格,有點偏美式英語。

“我的姐姐也會講英語,但是我們經常用中文交流,因爲在也只能說說中文。英語的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之和自己的父親才用英語,所以自己的英語沒中文說得好。所以說我會經常看一些美國的電視劇或者電影,盡量不讓我的英語忘記”。

井山裕太和張栩等日本的頂尖棋手,大部分都是在初中畢業之後選擇心投入與圍棋中。而黑嘉嘉等棋手的學曆又是如何的呢?

“在,很多人也是在初中畢業之後選擇自學。只要能通過考試,就能拿到畢業證書。我在美國的初中畢業之後就成爲了職業棋手,所以還沒有高中畢業證書”。

“她的話,現在還是一個小學生,不過我覺得,在學校最重要的並不是學習,而是在同學之間結識朋友,在人格素養的培養上也非常關鍵”。

但是根據現實情況,仲邑堇相較于在小學讀書,更多的時間用在了韓國的圍棋道場中。更何況,這一次和黑嘉嘉的紀念對局也是在平日裏進行,理所應當地也去不了學校。筆者覺得,今後如果真的要想作爲職業棋手維持生計的話,仲邑堇目前的選擇是正確的。

最後拍紀念合影的時候,黑嘉嘉問我:“要我擺什麽動作嗎”的時候,筆者回答:“不用了,自然地笑一下就可以了”,這個一問一答,讓我們對長時間接受我們采訪的黑嘉嘉印象更加深刻。

將棋界的內藤國雄九段曾經因爲一曲演歌《阿雪》(おゆき),使得人民對將棋的關注程度得到提升。我們也希望黑嘉嘉能把圍棋和演藝事業都能發展起來,從而進一步擴大圍棋的影響力。

不過筆者的友人在聽到仲邑堇定段時候問道:“10歲就決定了人生,真的幸福嗎?”,對此黑嘉嘉這樣回答:

“或許她自己還沒有意識到吧,不過我覺得她現在很幸福啊。讓她盡早跨出人生的起點,而她的父母幫她進行孟母三遷”。

橋本宇太郎曾經說過:“圍棋可連百年”。言下之意,年少時可以比自己年長50歲的對手進行對局,老了之後還能和比自己年輕50歲的對手交手。當然我們也希望仲邑堇能像乒乓球一樣,正如圍棋版的被中國棋迷所喜愛福原愛一樣,同時也由衷希望和亞洲,能有更多像她們一樣的家庭湧現出來。熱點快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fuzedmus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