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近代日本的協調與孤立

发布于 分类 热点快报标签

韋德國際1946官網40多年後,日本的政黨出于現實而功利的考量以求保住“既得利益”,同時由于無法同民族主義與主義混雜的反侵略意識形態抗衡,最終導致日本選擇了國粹線而沒有選擇非戰和和平的國際主義線日,鑒于李頓報告書對“九一八事變”的判斷,日本代表地宣布退出國際聯盟,他指出,國際聯盟調查團“認爲日本軍隊的行動並非屬于發動自衛權,還輕視中國方面惡化該事件前後之緊張狀態,不認爲中國方面負有全部責任,滿洲國成立之。(中略)帝國相信與聯盟繼續合作已無余地,根據聯盟章程第一條第三項,帝國通告從國際聯盟退出”。這種孤立主義的做法,直到和會日本徹底認輸而被國際社會重新接納才告終止。

“失誤”時,都不約而同地認爲日本之所以戰敗不歸皆在于軍部的“獨走”,各方面都提到,政黨所執行的“協調外交”最終被否定使日本失去了一個極好的選擇機會。近代日本所遭受的最致命的“麻煩”,除了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之外,便是美國總統威爾遜在凡爾賽和會上發表的“十四點計劃”,此後美國便通過對日本的遏制,不斷地提高界中的話語權,並最終在二戰後確立了界上的霸權。首先安排好一個意識形態的制高點,隨即自動登臨,接著開始對舊秩序指手畫腳、實施,背後不斷地增強和擴大軍事優勢,者可沾得“恩給”,對不服者則“相加”。直至百年之後人們才看清楚:通過包括在內的美好許諾——聲稱對與否的“勵”或——獲取巨大戰略利益,這才是美國的戰略邏輯。在這個戰略實施的初期,的確充滿著無限“魅力”,美國站在公開外交和尊重主權的制高點,在會議上把日本設定爲瞄准的對象。

50回議會發表就職稱:“觀察世界之趨向,國際爭鬥的時代逐漸過去,國際協力的時代到來已不容置疑,通常將此新傾向稱爲國際主義,並認爲此同國家主義不相容,與本國之利益相悖。所謂國家主義者意在以一國之面對其他列國,唯迎合自己之方便。如現今之大勢,與如此國家主義不能相容乃是明了的。(中略)一國勿論國力如何強大,財力如何豐富,若憑此而于列國之間,最終難免失敗之悲局。”幣原的這番話,同凡爾賽—體系的相一致,是當時日本政壇的派對此前的侵略主義的自省和自斂。幣原明白美國戰略的焦點在于亞太特別是中國局勢,故在帝國議會發表說“等待支那國內和平統一的國情改善,支那國民自身之和努力。堅定地謀圖兩國國民之完全諒解,促進兩國文化經濟之發展,充分尊重華府會議簽署的諸條約及決議之,並以此考慮對支政策之必要措施”。民政閣及幣原外相所推行的協調外交之“協調”,其原意是主張在不引發美英等國反感的前提下日本的既得利益,盡管其局限性十分明顯,但有利于緩和日本與國際社會的緊張關系,對延緩日本因對中國關系而與英美等國急速滑入敵對狀態,還是有些許積極作用的。幣原在1924年、1929年兩度就任外相,累計時間約6年,他試圖解決或改善的事態並未見根本性的變化。1929年11月他所信任的駐華大使佐分利貞男回國述職期間不明不白地“怪死”于箱根的富士屋旅館,似乎就象征性地說明了這種國際協調在日本備受質疑,是行不通的。

除了協調外交的國際主義線外,戰前日本也曾有過和平線的國際主義。如果說協調外交不過是與英美等帝國主義的霸權壓力相適應的話,那麽這種和平構想卻分明帶有西歐與初始時期的純然性。這種國際主義在戰時受到,即便在戰後日本的戰爭中,也並沒有得到太多重視。

“非侵略主義”和教者內村鑒三的“小國主義”不同,在大正運動中,活躍著由《東洋經濟新報》的主筆們所的“小日本主義”。該主張以基于經濟合理主義的國家戰略論和新主義爲根基,在哲學層面主張克服主義,;在經濟層面主張貿易和生産分工利益,注重國內生産力發展;在層面帝國主義,主張放棄殖民地,實行世界範圍內的“門戶”政策。1910年起,植松考昭在美國黨系家的影響下,主張應避免殖民地而導致的財政負擔;1911年三浦鐵太郎從經濟、國防、外交、各方面綜合考慮,提出放棄殖民地的“小日本主義”主張。從1913年開始,石橋湛山以“我殖民地財政與國庫的負擔”爲題,進行數據調查統計,借以說明放棄殖民地的必要性。一戰中他向社會呼籲,好戰言行會使戰爭無休無止,經濟、人口、國際信譽、惡化國民生活,“終止在亞洲擴張領土,應當趁早放棄滿洲”。“小日本主義”等于“小國主義”,爲實現這一點要從放棄殖民地開始做起。

40年斷斷續續的發展過程,時常被淹沒在國家主義、國權主義的喧囂之中,但其反戰的呼聲一直沒有停止。這種成本低、境界高、目標遠大的,內含對純然人文的,但一直沒有得到社會普遍的呼應,官僚、甚至大部分,基本將其視作“妄覺”,輕蔑待之。而政黨的“協調外交”,弱點是十分明顯的:一是現實而功利的考量,認爲無法同美國力量較量,退而求其次,用柔軟斡旋來保住“既得利益”;二是無法同民族主義與主義混雜的反侵略意識形態抗衡,在現實外交場合左右支绌、。上下,接連發動和暗殺,在“聖意”的口實下,用超法律力量將政黨推倒,社會也無條件地服從于“愛國”,甚至體育教師對做體操的學生們講“你們的身體不是你們的,是天皇陛下的”,大阪的小學生將用正楷寫下的500個“忠孝”字樣的錦幟送給參與“九一八事變”的陸軍士兵,“協調外交”被大部分國民斥爲軟弱辱權,在國粹思想和相關行爲面前,屬于國際線的“協調”或“小國主義”不堪一擊。國粹線對國際線的,是日本選擇“孤立主義”的思想背景。

作者:周頌倫(浙江越秀外國語學院東北亞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東北師範大學曆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fuzedmus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