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9·18 每個中國人都應該銘記這一天!

发布于 分类 热点快报标签

1931年9月18日,日本悍然發動侵華戰爭,14年間,國土淪陷,3500萬傷亡。面對的侵略者,英雄頑強的中國人民從來不曾低下高昂的頭!最惡劣的條件,最艱苦的鬥爭,白山黑水間,他們用自己的血肉,築成中華民族不倒的長城。

今天是9月18日。1931年9月18日,中國人民永遠難忘的一天。中外的“九一八事變”背後,又有哪些不爲人知的曆史?今天小編爲你一一解讀……

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在東京主持召開“東方會議”,制定《對華政策綱要》,確立先占領中國東北、進而侵占全中國的侵略擴張政策。

日本對中國東北垂涎已久,把侵占東北作爲其吞並中國、稱霸亞洲及太平洋地區的首要戰略目標。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日本清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侵占朝鮮以及中國的、澎湖、遼東半島,並攫取在中國設廠、開礦等。1904年到1905年間,日俄在中國東北交戰,日本在東北亞取得軍事優勢,非法獲得在朝鮮半島和中國東北的駐利,並攫取了中國遼東半島、、大連及到鐵的權益。

1927年夏,日本強化對華侵略政策。田中內閣在東京召開“東方會議”,制定了圖謀侵占“滿蒙”的“根本政策”,抛出了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地聲稱中國東北對日本的有著“重大的利害關系”,公然“惟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

九一八事變的發生,是日本侵占中國野心的大。在此前後的中國國內形勢,內部奪利、四分五裂。把消滅作爲首要任務,連續發動對江西中央蘇區和各根據地的大規模軍事“圍剿”。九一八事變爆發兩個月前,蔣介石在告全國書中,說什麽“當此、軍閥、與帝國主義者聯合,存亡間不容發之秋,自應作安內攘外之奮鬥”。由于實行“惟攘外必先安內”基本政策,使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野心更加狂妄,終于釀成戰爭的大禍。

對日本的侵略,舉國、憤慨。當時,日本關東軍不到2萬人,東北軍有20萬。除有小部分進行軍事抵抗外,東北軍奉行“不抵抗政策”。事變發生後,東北軍參謀長榮臻傳達張學良的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動,把槍放到庫房裏,挺著死,大家成仁,爲國。

由于奉行不抵抗政策,日軍300人就擊潰了北大營的8000守軍,9月18日當夜很快攻占北大營,第二天占領了整個沈陽城。短短4個多月的時間裏,東三省大好河山淪入敵手,3000萬父老成了奴。

九一八事件發生後,內一片慌亂與。發表的談話、,語調語氣多灰色陰沈,或有激昂之詞,也多是空話。當時,蔣介石坐鎮南昌,忙軍的第三次軍事“圍剿”。9月21日,蔣介石召集緊急會議,商討對日方略:以日本侵占東北的事實,向國際聯盟提出,發全國書,要求國人鎮靜,努力團結,准備自衛,並信賴國聯處斷。

不抵抗政策造成的,使日本的侵略更加膨脹,地擴大侵略戰爭,明目張膽地爲其侵略行爲。

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不僅是對中國主權領土的嚴重,也是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凡爾賽-體系的公開挑戰。

蘇聯致電中國表示同情,對日本蘇聯在中東鐵擁有的權益提出強烈。但與此同時,出于自身利益和在中國東北的權益,爲避免與日本直接沖突,九一八事變後,蘇聯兩次向日本致函表示,對于中日沖突將采取不主義的中立立場。

九一八事變前一天,美國國務卿與日本駐美大使出淵勝次達成一項秘密諒解:美國不日本在中國東北的行動,日本則其在中國東北的行動應限于以北。直到日本侵占,並向以南進犯時,美國國務卿史汀生才照會中國和日本,宣布日本對中國東北的侵略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違反了凡爾賽和約,美國對此不予承認。由于沒有采取遏制日本侵略的具體行動,美國的這一政策也沒有什麽實質性的效果。

1931年12月10日,在中國代表一再要求下,國際聯盟通過決議,決定由英國人李頓爵士率英美法德意等五國代表組成調查團,實地調查九一八事變情況。

1932年2月,調查團從法國出發,一上邁著蹒跚的步子,曆時兩個多月才抵達沈陽。國聯調查團在東北進行了總共6周的所謂實地調查,起草了共14萬多字的調查報告書。總體上看,調查報告書模糊、混淆黑白,了列強對日本侵略中國東北的綏靖政策。李頓調查團報告書一出籠,全國人民表示強烈反對。

1932年10月6日,中華蘇維埃國臨時中央發出通電,指出這個報告書“公開地最地宣布了瓜分中國的新計劃”,號召全國武裝起來,“以的民族戰爭,來撕碎李頓的報告書”。

九一八的炮聲,震撼著中華大地,激起了全中國人民的抗日怒潮。各地群衆紛紛要求抗日,反對的不抵抗主義。以《申報》爲首的報刊在國內掀起了號召抵制日貨、要求抗日救國圖存的聲音。東北人民奮起抵抗,開展抗日遊擊戰爭,先後出現了東北義勇軍和其他各種抗日武裝力量。

處在包圍中的中國和紅軍,積極民族危亡,推動著全國各地的抗日救亡運動的蓬勃開展。九一八事變後,中央接連發表宣言,指出日本占領東三省的事件,是世界新的帝國主義戰爭的初步,號召全中國工農兵士勞苦,帝國主義滾出中國!

中國及其領導的紅色發出的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最強音,同的不抵抗政策形成了鮮明對比,著中國在以後的抗日民族解放戰爭中,成爲抗擊侵略者的強大力量,成爲全民族抗戰勝利的中流砥柱。

九一八事變後,中華民族到了最的時候,成爲全國各族人民、人士的共識;日本帝國主義出中國,成爲中華兒女、炎黃子孫的。

日寇曾經認爲中華民族是一盤散沙,卻沒想到有人“不抵抗”的命令打響了抗日第一槍。這個人就是來自遼甯盤山的王鐵漢。

王鐵漢曾說起,當時旅長王以哲因參加赈濟,不住在營房。日本人進攻北大營時,不斷傳來“不許抵抗”的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動,把槍放在庫房裏,挺著死,大家成仁,爲國。”“對進入營房的日軍,任何人不准還擊,誰惹事,誰負責。”

于是,一場沒有抵抗的開始了。據史料記載,日本兵一開始都是用刺刀紮,東北軍士兵赤手空拳,被紮死的很多,鑽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機關槍掃射而死。

918事變後,東北錦繡河山淪陷敵手。東北軍官兵,東北百姓,攜妻帶子關內。此時,出現了一首歌曲,它還沒有出版,就在及東北軍中傳唱,而且很快傳遍。它不僅唱出3000萬東北悲遇和悲憤之情,更唱出了全民一觸即發的抗戰呼號。這首歌就是《松花江上》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爆發,張學良電令時任東北軍參謀長榮臻保存實力,消極對待日本關東軍的挑釁,致使東北軍官兵關內,心頭都郁結著悲苦怨憤。在西安,張寒晖耳聞目睹了幾十萬東北軍和人民悲痛的聲音與。他到西安北城門外東北難民集中的地區走訪,與東北軍的官兵和家屬攀談,聽他們“九一八”日本鬼子的,聽他們對失去故鄉、親人的思戀。以此創作出《松花江上》的歌詞,並以北方失去親人的女人,在墳頭上的哭訴哀聲爲素材,寫成《松花江上》的曲調。

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兩個師的兵力。《松花江上》在日寇大舉侵華的緊要關頭,唱出了“九一八”事變後東北乃至全國人民的悲憤情懷,了民族之魂,點燃了中華大地的抗日烽火。

“西安事變”前夕,西安愛國青年去臨潼時,行至十裏鋪,張學良將軍驅車趕來,學生勿去臨潼,怕有。這時,有人唱起了……“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脫離了我的家鄉,抛棄那無盡的寶藏。流浪,流浪……歌聲悲壯,令人斷腸。張學良將軍沈痛地說:“請大家相信我,我是要抗日的……我在一周之內,用事實來答複你們。”可以說,這首歌,對“西安事變”起到了一定推動作用。

1937年除夕,在《現階段青年運動的性質與任務》一文中,也提到:“一支名叫《松花江上》的歌曲,真使人傷心斷腸。”上個世紀60年代,周總理,將《松花江上》編進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可見當年這首歌曲的流傳和對中國人民抗戰,有著巨大的影響。

“九一八”事變不久,爲了國家和民族的存亡,趙一曼舍子從戎、奔赴東北。她帶領一支遊擊隊馳騁于白山黑水之間,紅槍白馬”的英姿令日寇聞風喪膽。一次激戰中,趙一曼受傷被俘。負責她的日本軍官大野,爲了獲取所需情報,一邊以藥物治療維持趙一曼的生命,一邊,使用的和“心理戰術”進行。但無論是對的還是上的,趙一曼崇高的氣節和無畏的民族氣概始終讓日寇一無所獲。

在無聲的教育和下,董和韓暗中幫助趙一曼越獄,但半上不幸再次。的日寇最後對趙一曼了電刑,通過神經達到讓她開口的目的。的電刑下,趙一曼終于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因爲她的中,出現了她至愛的兒子、祖國和人民……日寇了。在赴刑場的列車上,趙一曼提筆給兒子寫下了:我的親愛的可憐的甯兒,媽媽已經到了的前夕。

什麽是?就是在今天以前,你一直在媽媽的懷抱裏;而在今天以後,媽媽卻只能留在你的記憶裏了。我親愛的兒子,媽媽對得起你,因爲媽媽是赴死的;我的苦命的兒子,媽媽又對不起你,因爲你還要地活著。趕快長大吧,我的甯兒,長大之後,你要自豪地告訴所有的人,你的母親叫趙一曼。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當日,帶著對兒子的無限深情,趙一曼從容就義,年僅31歲。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中國于1931年9月20日發表了《爲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強占東三省宣言》。1931年9月22日,中央做出了《關于日本帝國主義武裝占據滿洲與目前黨的緊急任務的決議》,號召東北人民開展遊擊戰爭,打擊侵略者。

在此後的14年間,在中國領導下,東北抗聯以民族危亡爲己任,英勇戰鬥,,有力地打擊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氣焰,爲光複東北、取得中國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戰爭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據統計,東北抗日聯軍對日作戰次數10余萬次,牽制76萬日軍,消滅侵略者18萬,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2015年9月3日,勝利紀念日大閱兵,“東北抗聯”英模部隊方隊和抗聯老兵代表分別界矚目中緩緩行過廣場,他們自豪地挺起胸膛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他們也再一次無聲地注解著——必勝!和平必勝!人民必勝!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fuzedmus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