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時改府兵制爲募兵制的利弊?

发布于 分类 热点快报标签

募兵制最大的“弊”,就是軍隊慢慢脫離了中央的控制;府兵制最大的利,就是能一直“黨指揮槍”。既然如此,唐玄府兵改募兵,是不是腦殘的自掘墳墓呢?當然不是,有弊自然就有利。用句流行話來說,

府兵制的特點:兵農合一,戰時爲兵,平時爲民。簡單的說,每個戰士都是“業余”的,又要種田養活家人,又要去折沖府報到、訓練、出征。

這樣的軍隊,最討厭長途跋涉的遠征。老婆孩子還在家,家裏的田還等著我回去種,讓我去千裏之外打民族,3年又3年,什麽時候是個頭啊?具體的,我們聽聽來自高麗前線的聲音。

664年10月,劉仁軌說,高麗前線的戍兵,都是老弱病殘,個個無心打仗,天天想著回家!有錢的壯男,靠行賄躲過征發;沒錢的,要麽逃亡要麽。陛下再不派新的府兵來替換,仗就沒法打了!

668年9月,李勣攻陷平壤,在那兒建立安東都護府,大唐的疆域在唐高時期達到了頂峰。每個中國人談到這裏,都會覺得無比自豪。然而,隨著疆域的擴大,國防壓力也跟著增加了。

670年,吐蕃攻陷西域十八州,龜茲、于阗、焉耆、疏勒四鎮脫離大唐。高派薛仁貴、阿史那道真、郭待封去收複失地。結果,薛仁貴,這個閃閃的名字上,永遠地留下了一個汙點:大非川!

此仗勝利後,吐蕃越來越。672年又侵占了吐谷渾的故地,677年又入寇扶州。高表示我受不了了,大軍再次集結,給我狠狠地打!

680年,吐蕃又攻占羊同、黨項和羌的地盤。從此,他南邊接壤天竺,北邊連上突厥,西邊占領四鎮,東邊大唐,風光一時無二。

所謂的”平定“,就是把突厥暴打一頓,不聽話的可汗。突厥的人民依然在他們的土地上生活,依然會選出新的可汗。大唐強大的時候,新可汗一般很老實。一旦有個風吹草動,突厥隨時會重新犯邊。

看見吐蕃這樣,大唐卻沒一點辦法,突厥哪還坐得住。西突厥、厥那是一波接一波地叛,高派出得力裴行儉平亂。表面上看,裴行儉神功無敵,打誰滅誰。可是剛滅這個,又冒出那個,按下葫蘆浮起瓢。最後老裴終于累死在出征上了。

679年,西突厥阿史那都支、李遮匐聯合吐蕃侵略安西,7月,被裴行儉拿下。剛過不久,10月,厥又了,並打敗了前來的蕭嗣業。

結果,同年7月到681年1月期間,厥死不,連續入寇,裴行儉只能再度出發。結果他的副將曹懷舜冒進,被殺得大敗而回。

可惜還沒坐熱,682年2月,西突厥又反了!高趕緊又讓裴行儉出發,結果64歲的老裴出師未捷身先死……還好安西都護王方翼繼承了老裴的遺志,平定了這次叛亂。

同年,厥余黨再次起兵,阿史那骨笃祿占領黑沙城,自稱颉跌利施可汗,建立後突厥汗國。而大唐這邊高683年駕崩,武則天上位,忙著整合內部,無暇顧及。後突厥雄踞漠北,年年犯邊,武則天對此一籌莫展。

契丹這個名字如雷貫耳,是因爲後來他很牛B。一開始,他只不過是突厥的小弟而已。貞觀二年,他另拜碼頭,臣服于大唐。到了696年,契丹人發現武則天似乎罩不住場子,于是起兵,占領營州(西部)。

孫萬榮收合馀衆,軍勢複振,遣別帥駱務整、何阿小爲前鋒,攻陷冀州,殺刺史陸寶積,屠吏居數千人;又攻瀛州,震動。

春,三月,戊申,清邊道總管王孝傑、蘇宏晖等將兵十七萬與孫萬榮戰于東硖石谷,唐兵大敗,孝傑死之。

武攸宜軍漁陽,聞孝傑等敗沒,軍中震恐,不敢進。契丹乘勝寇幽州,攻陷城邑,剽掠吏民,攸宜遣將擊之,不克。

武懿軍至趙州,聞契丹將駱務整數千騎將至冀州,懿懼,欲南遁。或曰:“虜無辎重,以抄掠爲資,若按兵拒守,勢必離散,從而擊之,可有大功。”懿不從,退據相州,委棄軍資器仗甚衆。契丹遂屠趙州。

初,鹹亨中,突厥有降者,皆處之豐、勝、靈、夏、朔、代六州,至是,默啜求六州降戶及單于都護府之地,並谷種、缯帛、農器、鐵,太後不許。默啜怒,言辭悖慢。姚璹、楊再思以契丹未平,請依默啜所求給之。麟台少監、知鳳閣侍郎贊皇李峤曰:“戎狄貪而無信,此所謂‘借寇兵資盜糧’也,不如治兵以備之。”

璹、再思固請與之,乃悉驅六州降戶數千帳以與默啜,並給谷種四萬斛,雜彩五萬段,農器三千事,鐵數萬斤,並許其昏。默啜由是益強

最後,契丹叛亂被後突厥平定,契丹、奚、霫等族都重新臣服突厥了。阿史那默啜如虎添翼,經常來內地燒殺,武則天束手無策。

可見,大唐的最大疆域雖然讓人神往,但”維穩費“高得驚人。府兵制下的業余軍人,已無力捍衛如此廣闊的邊境了。怎麽辦呢?有”消極“、”積極“兩條,由朝廷上的”“、”“鼓吹。

”“的意見很簡單,別扯什麽開邊萬裏,四夷來朝,無非是”慕虛名而處實禍“。吐蕃、突厥、契丹、甚至高麗的土地,我們得到了有什麽用嗎?還不是只能讓他們自治?我們有必要這些土地的治安嗎?

陳子昂對武則天說,我們應該自己人優先,別管那些境外的蠻子了。安北、單于、四鎮這些都護府放棄算了,挺好的,我們不但不會貶低您,還會爲您,大唱贊歌!

武則天的”借虜滅寇“,割讓6州和單于都護府給後突厥,其實就是實行的”“作風。這事過後幾個月,狄仁傑就上疏進一步詳細闡述”“觀點。

這些荒外的土地,對我們農耕民族毫無用處。只有秦皇漢武這種好大喜功的才會去爭奪,三皇五帝這樣的是不屑的。

如果覺得三皇五帝太久遠,我就舉個近點的例子吧。西漢宣帝就放棄了車師的屯田,漢元帝放棄了珠崖郡(在海南島上),都是我們的榜樣啊!

當然,“”大臣對“”的這些論調是嗤之以鼻的。什麽收縮邊境,什麽國人優先,無非是你們,打不過那些蠻族罷了!西漢武帝、我朝太追著蠻族打,只是爲了尋求虛名嗎?蠻族不是小綿羊,你不把他打殘、打怕,他們會老實嗎?拿最近的例子說,我們割讓了土地給突厥,人家消停了嗎?邊境安全了?沒有!而且突厥還被養肥了,我們更帶勁兒了!因此,我們不但不該,反而要進行軍事,提高軍隊戰鬥力。

怎麽呢?首先,可以開設“武舉”,選拔軍事人才。其次,在邊境設置大軍區,讓負責人統一調配幾個州的資源。這兩點,武則天都同意了,並在702年執行。

光增加邊將還不夠,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啊,邊境戍兵也得增加!府兵沒人願意當,我們可以招募啊!

後人談起這些,往往疾首:昏招啊昏招,安史之亂的種子埋下了,藩鎮割據的土壤形成了!可是,沒有這些,真按照“”那種玩法,“盛唐盛唐”還喊得出口嗎?

714年,吐蕃與大食國在古烏孫扶植傀儡阿了達,張孝嵩從安西都護府出兵,滅阿了達,威振西域,勒石記功。

738年,突騎施,吐火仙可汗占據碎葉城,爾微特勒可汗占據恒羅斯城,聯合大唐。739年,碛西節度使蓋嘉運連克碎葉、恒羅斯城,生擒吐火仙、爾微特勒,威震西陲。

747年,吐蕃嫁了個公主到小勃律,小勃律就不聽話了。安西副都護高仙芝帶兵深入瓦罕走廊,攻克吐蕃連雲堡,活捉小勃律國王和吐蕃公主,親近吐蕃的大臣。

750年,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又遠征朅師國(在今巴基斯坦北部之奇特拉爾縣),俘虜親近吐蕃的朅師國王。同年12月,高仙芝又攻打石國(在今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幹),俘虜國王。

從的戰績可以看出,西北的邊防警報基本上沒有響過。大部分戰鬥都是安西、北庭的軍隊千裏出擊,和吐蕃、大食爭奪西域霸權,而且還幹得非常成功。

741年開始,後突厥陷入了持續的內讧中。742年,回纥、葛邏祿、拔悉密3個部落依附大唐,緊接著又有一批突厥貴族投降。

744年,朔方節度使王忠嗣聯合回纥、葛邏祿、拔悉密大敗突厥。回纥成爲最大贏家,新的北境之王。剛上位的回纥還算老實,從此“北邊晏然,烽燧無警矣”。

729年,朔方節度使信安王李祎攻克吐蕃的石堡城。這下河西、隴右的軍隊可以大舉進入吐蕃境內,“拓境千馀裏”。

738年,隴右留後杜希望攻克吐蕃新城,又奪吐蕃河橋,修築鹽泉城。吐蕃派兵築城,被王忠嗣擊退。

714年,契丹發飙了一次。薛仁貴的兒子薛讷帶6萬兵契丹,想恢複營州。結果慘敗,契丹人還笑稱薛讷爲“薛婆”。

716年,契丹、奚選擇內附大唐。717年,營州恢複。“開屯田八十馀所,招安流散,數年之間,倉廪充實,市邑浸繁”。

730年,消停了15年的契丹、奚再次叛亂。732年,信安王李祎和幽州節度使趙含章打敗契丹、奚,平定叛亂。

733年,幽州節度使薛楚玉派副總管郭英傑出擊契丹,結果契丹找突厥幫忙,幽州兵慘敗,郭英傑戰死。

從此之後,契丹、奚主動邊境的警報就沒了。我們只聽說安祿山這個壞家夥總老實的契丹人,用來立功邀寵。

綜上,府兵改募兵、節度使、邊軍擴編這三項政策落實後,大唐的國防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以前被別人,現在專門別人。當然,軍費開支增加了很多。

可玄表示,我不差錢啊!什麽“公私勞費,民始矣”?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勞資錢多得花不完!

玄在位44年,對外一掃之前的頹勢,邊境太平,四夷來朝;對內經濟大好,國庫充盈。眼看“千古一帝”的名號就要戴在他頭上了!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fuzedmus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