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发布于 分类 韦德体育标签

聲明:百科詞條人人可編輯,詞條創建和修改均免費,絕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費代編,請勿上當。詳情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俄語:Гео́ргий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Жу́ков/英語:Georgy Konstantinovich Zhukov,1896年12月1日-1974年6月18日),蘇聯著名軍事家,戰略家,蘇聯元帥。

1896年12月1日,朱可夫出生。1943年1月18日,朱可夫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是蘇德戰爭中第一位獲此殊榮的蘇軍統帥,因其在蘇德戰爭中的卓越功勳,被爲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優秀的將領之一,也因此成爲僅有的四次榮膺蘇聯英雄榮譽稱號的兩人之一。

蘇聯元帥朱可夫是二戰時期享譽世界的名將,他先後指揮過莫斯科戰役、列甯格勒戰役、斯大林格勒戰役、庫爾斯克戰役、白俄羅斯戰役、戰役,可謂是戰功卓著。在人們的印象中,似乎朱可夫元帥沒有打過敗仗,但其實不然,他也曾打過一場大敗仗!

俄語:Гео́ргий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Жу́ков/英語:Georgy Konstantinovich Zhukov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1896年12月1日(俄曆11月19日)出生在卡盧加省特列爾科夫卡村的一個貧苦家庭裏。

父親康·安德烈維奇是鞋匠,母親是烏·阿爾捷耶芙娜,在農場幹活。他有一個姐姐,全家四口只有一間房屋,家中的房子小得幾乎無法容納一家四口同時居住。朱可夫曾自嘲說:“擠死總比凍死強。”

小學畢業後,父親便帶他到莫斯科去學手藝。他在舅舅皮利欣的毛皮作坊裏當學徒。工作很累,但他自學,夜間湊近廁所裏的暗淡的電燈課。1913年他參加市立中學全部課程考試,取得合格的成績。1915年8月,朱可夫應征入伍,進入騎兵部隊,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他在前線和人打了近兩年的仗,被提升爲下士,獲得兩枚格奧爾吉十字勳章,一枚是因爲俘虜了一名德官而得,一枚是由于身負重傷而得。

十月爆發以後,他參加了紅軍,加入莫斯科騎兵第1師第4團。1919年3月1日,他被吸收參加布爾什維克(蘇聯)。在年輕的蘇維埃國、同國內外敵人進行戰鬥的年代裏,他迅速成長爲一名優秀的紅軍指揮員。他和烏拉爾河流域的哥薩克白軍作過戰,同鄧尼金高爾察克的白軍交過手,參加了消滅安東諾夫匪幫的戰鬥。他在察裏津戰役中左腳和左肋受傷。在捷普娜娅火車站一戰中受到嚴重震傷。國內戰爭結束時,他已經升爲騎兵連連長。

1923年4月,年僅26歲的朱可夫被晉升爲騎兵第39團團長。1924年7月,他以優異成績考入列甯格勒高等騎兵學校,獲得深造的機會。他以“狂熱的求知欲”投入學習。無論是在室內進行圖上作業,還是在野外進行戰術演練,他總是兢兢業業,刻苦鑽研。他還利用節假日踏勘列甯格勒附近地形。結業時,他不坐火車,騎馬返回部隊,曆時7晝夜,行程963公裏,對列甯格勒至明斯克一帶的地形進行了勘察。

1924年到1930年間,朱可夫又進入著名的莫斯科伏龍芝軍事學院高級班深造。他的同學,著名的軍事家、後來成爲蘇聯元帥的巴格拉米揚回憶道:“朱可夫在我們中間是絕對稱得上出類拔萃,他不僅果敢頑強,而且足智多謀,有見地,學習期間,他常常提出一些我們料想不到的觀點,令人拍案叫絕。他的見解總會引起很大的爭論,但他又總能運用新奇的邏輯加以論證……”朱可夫于1931年2月晉升爲騎兵第2旅旅長,1932年2月被任命爲騎兵總監部副總監,1933年3月任騎兵第4師師長,1937年秋到1938年春爲騎兵第3軍、第6軍軍長,1938年在中國任短時間軍事顧問後升爲白俄羅斯特別軍區副司令員。

1939年9月,日軍在哈拉哈河地區進行武裝挑釁,遠東形勢緊張。朱可夫被任命爲駐蒙蘇軍第1集團軍司令員,指揮對日作戰。他在短時間內成功地組織和實施了哈勒哈河戰役,以陣亡9000人的較小代價,取得號稱殲敵5萬余人(日本陣亡8717人),日本在領土上讓步的勝利。在這一仗中,朱可夫初露鋒芒,表現出他高超的指揮才能和組織能力。他善于協調步兵、炮兵、坦克兵和航空兵的行動,大膽實施迂回包圍,出敵不意地殲滅敵軍主力。他的集中使用坦克的理論也在實戰中受到印證。朱可夫凱旋莫斯科,受到舉國贊揚,榮膺“蘇聯英雄”稱號。1940年5月,他提前晉升爲大將,不久被任命爲蘇聯最大的軍區基輔特別軍區司令員。1941年1月11日,朱可夫擔任了蘇軍總參謀長。這時國際局勢已趨緊張。朱可夫遵照蘇共中央的,著手進行蘇軍的改編工作,改進軍事訓練,加強備戰。

1941年6月22日,撕毀《蘇德互不條約》,出動550萬軍隊入侵蘇聯。德軍分三進攻,北進列甯格勒,中進莫斯科,南進基輔。蘇軍倉促應戰,損失慘重,未能擋住德軍,丟城失地。德軍3周內推進300—600公裏。7月下旬,南進德軍距基輔僅15至20公裏。斯大林死守基輔。總參謀長朱可夫力主放棄基輔,將西南方面軍撤到第聶伯河對岸,以避免被德軍合圍,保存實力,再圖。斯大林拒不接受總參謀長朱可夫的,解除了他的總參謀長的職務,降任他爲預備隊方面軍司令員。兩個月後,西南方面軍被德軍合圍于基輔地區,斯大林方認識到朱可夫的主張是正確的,但是爲時已晚,西南方面軍66萬衆被圍殲,基輔陷落(參見基輔戰役)。

朱可夫是在1941年7月31日接手指揮預備隊方面軍的。這時,中德軍已攻占斯摩棱斯克(參見斯摩棱斯克戰役),切斷明斯克—莫斯科公,完成對蘇軍第16、第20和第19三個集團軍共12個師的全部合圍。蘇軍增調20個師,從羅斯拉夫利和別雷發動進攻,欲圖奪回斯摩棱斯克,未獲成功。蘇第16、第20集團軍突圍也未成功。蘇軍最高統帥部將朱可夫的預備隊方面軍投入斯摩棱斯克會戰,命令朱可夫奪回葉利尼亞突出部。朱可夫用第24集團軍的10個師于8月30日發起進攻,9月8日收複葉利尼亞突出部,並向西推進了25公裏。這是斯摩棱斯克會戰中蘇軍唯一取勝的一次戰役。此役之後蘇軍三個方面軍全部轉入防禦。斯摩棱斯克會戰告一段落。

斯大林對朱可夫在葉利尼亞突出部取得的勝利十分滿意。他召見朱可夫,問他有何打算。“重返前線!”朱可夫回答。斯大林命令他立即前往陷入德軍重圍的列甯格勒,接任列甯格勒方面軍司令員,指揮部隊全力列甯格勒(參見列甯格勒戰役)。1941年9月10日,朱可夫飛往列甯格勒。一下飛機,他便徑直趕往列甯格勒方面軍軍事委員會所在地斯莫爾尼宮。朱可夫的到來打斷了方面軍軍事委員會會議,人們正在討論列甯格勒一旦失守將怎麽辦。朱可夫同原司令員伏羅希洛夫的指揮權交接沒用上什麽特別手續。朱可夫只是將斯大林的便條交給了伏羅希洛夫。便條寫道:“把方面軍司令部交給朱可夫,您本人馬上飛回莫斯科。”朱可夫隨即用專線電話向最高統帥部報告;“我已經接管了司令部。”

朱可夫領導下的方面軍軍事委員會作出的第一個決定是:即使戰至最後一人,也要守住列甯格勒。朱可夫的口號是:不是列甯格勒死亡,而是死亡列甯格勒。永遠不要考慮列甯格勒一旦失守怎麽辦,列甯格勒不能失守!朱可夫迅速調整了部署,采取了種種有效的防禦措施。他將高炮部隊調到烏裏茨克—普爾科沃等高地,用高炮打坦克。他還將包括艦炮在內的各種大炮集中在關鍵地區,統一使用。1941年9月14日,朱可夫用專用電話向莫斯科報告:“截至今天傍晚,我軍在敵人前進道上構置了炮火系統,其中包括艦炮、高射炮和其他大炮。我們正把迫擊炮也集中起來。我想明天早晨,我們可以在主要方向形成密集的炮火屏障以便與步兵協同。步兵已在今天部署在上述防線。

此時德軍認爲列甯格勒已唾手可得。的戰報:“列甯格勒的包圍圈越縮越緊,該城的攻陷指日可待。”哈爾德在9月12日的日記中寫道:“‘北方’集團軍群進攻列甯格勒取得了巨大成功。敵人被削弱……”但是列甯格勒的英雄者擋住了德軍的瘋狂進攻,著名家索爾茲伯裏在其《九百天》一書中對朱可夫指揮列甯格勒方面軍的那一時期寫道:“如果人被阻滯,那就達到了目的,爲他們放了血。在那9月的日子裏,他們有多少人被炸死,任何人任何時候也說不清。烏裏茨克附近流著一條溪流,被兵的鮮血染紅了數日”“是朱可夫的意志了人嗎?”“在9月的日子裏,他是的,沒有別的詞彙,只能用‘的’一詞來形容他。”朱可夫和列甯格勒的者們完成了最爲艱巨的任務,他們守住了列甯格勒,城市面臨的直接消除了。

朱可夫後來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我們所有參加9月列甯格勒戰鬥的人,都經曆了許多的日子。但我們的部隊終于粉碎了敵人的計劃。由于蘇聯士兵、水兵和基層軍官史無前例的堅韌不屈和群衆性的英雄主義,由于指揮員和政工人員的堅韌性和堅定性,敵人在攻打列甯格勒的道上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礙。到了9月底,我們方面軍所有地段上的戰鬥激烈程度都明顯減弱,整個戰線日晚,斯大林給朱可夫打電話,詢問列甯格勒的情況。朱可夫報告說,德軍的進攻已被遏止,因傷亡慘重而轉入防禦。朱可夫還報告說,德機械化部隊和坦克部隊正在由列甯格勒往南大規模運動,顯然是被調往莫斯科。聽完朱可夫的報告,斯大林沈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莫斯科方向,特別是面軍正在出現嚴重局勢。他對朱可夫說:“你將列甯格勒方面軍交給參謀長霍津將軍。然後乘飛機來莫斯科。”

1941年10月7日黃昏,朱可夫飛抵莫斯科。他立即前往克裏姆林宮。斯大林獨自一人在辦公室裏。他同朱可夫打過招呼後,便指著地圖開門見山地說:“你瞧,這裏的情況很嚴重,而我又無法得到面軍的真實情況的詳細報告。我們不知道敵人進攻的地點和兵力,也不知道我軍的狀況,因此難以做出決定。你馬上到面軍司令部去,弄清戰局,隨時給我打電話,我等著。”此時局勢確實十分嚴重。德軍已開始實施進攻莫斯科的“台風”作戰計劃。在9月底,德軍北翼圍困了列甯格勒,南翼占領了基輔,中央攻占了斯摩棱斯克,距莫斯科僅300公裏—400公裏,德軍統帥部制定了“台風”作戰計劃。德軍從北、西、南三個方面分割圍殲蘇軍主力于維亞濟馬布良斯克地區,然後從南北兩個方面向莫斯科迂回,入冬前攻下莫斯科。爲此,德軍集結了“中央”集團軍群所轄3個集團軍和3個坦克集群,以及第2航空隊,共78個師,180萬人。在給各部隊的命令中說:“進行最後一次打擊的條件終于成熟。這一打擊應在冬季到來前致敵于死命。”蘇軍最高統帥部在莫斯科以西建立了縱深300公裏的三道防線。進行防禦的是面軍、布良斯克方面軍和預備隊方面軍所轄的15個集團軍和1個戰役集群共125萬人。

9月30日,古德裏安的第2坦克集團軍首先向布良斯克方面軍實施突擊。10月2日,德軍主力在維亞茲馬方向發起進攻。在戰鬥開始後一星期內,德軍突破蘇軍第一道防線,將布良斯克方面軍編成內的3個集團軍合圍在布良斯克地區,將面軍和預備隊方面軍編成內的4個集團軍合圍在維亞茲馬地區。蘇軍多次實施突圍,但除一小部分突圍成功外,大部被圍殲。據德軍稱,兩地區蘇軍損失65萬人(參見維亞濟馬—布良斯克戰役)。朱可夫奉斯大林之命于10月7日深夜到達面軍司令部了解戰況。他很快摸清情況。10月8日深夜2時半,他向斯大林報告,主要在防禦薄弱的莫紮伊斯克一線,敵人的坦克可以突然沖往莫斯科,必須盡快往這一線日晚,斯大林決定將面軍和預備隊方面軍合並,由朱可夫指揮。10月10日,朱可夫被任命爲新整編的面軍司令員。朱可夫清楚地認識到,“實際上,擔負著莫斯科的曆史重任的是重新組建的面軍”。朱可夫將已被沖垮而各自爲戰的面軍各部集結起來,據守呈弧形的圖爾吉諾夫—沃洛科拉姆斯克—多羅霍夫—納羅福明斯克—謝爾普霍夫一線,頑強抵抗德軍的突擊。德軍的進攻速度急劇下降。11月1日,斯大林問朱可夫,形勢是否允許莫斯科舉行十月節閱兵式。朱可夫作了肯定的回答。11月7日清晨,紅場上舉行了隆重的閱兵儀式,全副武裝的紅軍威武地走過紅場,直接開赴前線。這次閱兵式向世界宣告,莫斯科是不可戰勝的,蘇軍必將打敗侵略者。

11月中旬,中央集團軍群再次向莫斯科發起大規模進攻。德軍兩個快速集團軍分別從北面的克林和南面的圖拉對莫斯科采用深遠的迂回突擊,在莫斯科以東完成合圍。同時,德軍在正面繼續實施強攻,以圖在莫斯科以西殲滅方面軍主力。北德軍于11月23日占領克林,12月初進抵距莫斯科西北郊不到30公裏的亞赫羅馬。11月底和12月初,蘇軍以3個集團軍的兵力多次進行反擊,終于北德軍的進攻,使之轉入防禦。南德軍于12月初進攻圖拉,也被蘇軍擊退。在方面軍的正面,德軍進攻受阻,退至庫賓卡以北、納羅福明斯克以南一線。德軍三進攻均受挫折。由于補給線拉得太長,運力不足,人員和武器裝備供應不上,且無嚴寒條件下的作戰准備,部隊大量減員,士氣下降,德軍處于十分被動的地位。而蘇軍則越戰越強,轉入的條件日益成熟。1941年11月5日,加裏甯方面軍開始對北德軍實施突擊;6日,西南方面軍開始對南德軍實施突擊。1941年12月6日,朱可夫的方面軍開始對正面之敵實施。進攻發展順利。德軍遭受嚴重打擊。1941年12月8日,在包括莫斯科方向在內的整個蘇德戰場,全線轉入防禦。但是德軍已無力堅守防線日,蘇聯宣布,紅軍粉碎了德軍包圍莫斯科的狂妄。蘇聯各報刊紛紛前線勝利的消息和指揮作戰的蘇軍將領的照片。朱可夫的照片被排在頭版最顯著的地方。1942年1月8日,蘇軍實施總攻。至4月20日,蘇軍向西推進了100至350公裏,解放了莫斯科州、加裏甯州、圖拉州全部和奧廖爾州一部分地區,殲敵50余萬。此後德入防禦。莫斯科會戰以蘇軍的勝利而告終。

蘇軍在莫斯科會戰的勝利,宣告了“閃擊戰”的破産,扭轉了蘇德戰場的形勢,給蘇聯人民和人民以巨大的鼓舞。朱可夫在莫斯科會戰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勳。英事史家西頓在其《莫斯科會戰》一書中稱贊朱可夫是一個“天賦極高,精力極旺盛的人物”。斯大林在1945年5月25日的一次慶祝宴會上說:“祖國和黨永遠不會忘記蘇軍部隊指揮員們在我們衛國戰爭中所起的作用。這些贏得勝利、祖國的將軍們的名字,將永遠銘刻在曆史在這些戰場上樹立的記功碑上。在這些戰場中,有一個戰場特別重要,這就是蘇聯首都莫斯科大會戰的戰場。朱可夫同志的名字將作爲勝利的象征,不可分割地和這個戰場聯系在一起。”

莫斯科會戰以後,放棄全面進攻的計劃。1942年夏集結重兵于蘇德戰場南部,向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實施重點進攻,攫取石油、煤、糧食等重要經濟資源,切斷伏爾加河水運幹線,進而北取莫斯科。德軍在斯大林格勒方向投入了“B”集團軍群,共71個師。蘇軍斯大林格勒的是新組建的斯大林格勒方面軍,編成內有9個集團軍。

7月17日,德軍保盧斯上將的第6集團軍首先發起進攻。7月23日、26日,德軍北、南先後開始進攻,8月17日攻占頓河西岸全部地區,蘇軍退至斯大林格勒外圍組織防禦。8月18,保盧斯的部隊已進抵該城接近地。斯大林格勒在危機中。8月27日,斯大林將在波哥烈洛耶·哥羅迪舍指揮作戰的朱可夫召回莫斯科,告訴他南方形勢很糟,德軍有可能攻占斯大林格勒。斯大林通知他,國防委員會已決定任命他爲最高統帥部副統帥,並派他到斯大林格勒。8月29日中午,朱可夫到達小伊凡諾夫,與斯大林格勒方面軍領導一起研究和制定了當前的防禦和以後的計劃。9月12日,蘇軍全部退守市區圍廓,外圍防禦地帶殆盡,戰線日,德軍突入市區。蘇軍與德軍展開逐街逐房的戰鬥,德軍每前進一步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蘇軍浴血苦戰,死不棄城。

這時,朱可夫和參謀長華西列夫斯基大將向最高統帥部提出一個計劃,主張將德軍的進攻集團緊緊地鉗制在斯大林格勒城下,在其兩翼實施強大突擊,建立起對德軍斯大林格勒集團合圍的對內正面,和保障消滅被圍集團的對外正面。計劃代號爲“天王星”。此後的兩個月,朱可夫極度緊張,親自抓“天王星”作戰的准備工作,同時參與斯大林格勒的指揮工作。9月末,斯大林格勒方面軍改稱爲頓河方面軍,朱可夫推薦羅科索夫斯基中將接替瓦裏西·尼古拉耶維奇·戈爾多夫中將任司令員。

計劃。蘇軍西南方面軍頓河方面軍從謝拉菲莫維奇和克列茨卡亞一線,斯大林格勒方面軍(新組編)從薩爾平斯耶湖一帶先後發起進攻,于1942年11月23日在卡拉奇以東的蘇維埃村會師,合圍了德軍第6集團軍全部和坦克第4集團軍部分兵力共22個師,約33萬人。爲解救被圍德軍,臨時組成了科捷利尼科夫斯基和托爾莫辛兩個突擊集團,從西南方向打開一條通,未獲成功。1943年1月10日,蘇軍對被圍德軍發起總攻。1月25日,蘇軍進攻部隊沖進市區,與堅守城區的蘇軍會師。2月2日,被圍德軍全部被殲。斯大林格勒會戰以蘇軍的輝煌勝利而告結束。這場戰役使人們稱他爲“斯大林在二戰戰場上的救火英雄”。

1943年8月25日,庫爾斯克會戰結束的第二天,朱可夫被斯大林召回莫斯科,研究下一步如何在廣闊的戰線上展開全面進攻。最高統帥決心不給德軍以喘氣之機,迅速解決左岸烏克蘭、頓巴斯之敵,奪取第聶伯河右岸各登陸場。蘇軍參戰部隊有6個方面軍。9月6日,朱可夫指揮瓦圖京大將的沃羅涅日方面軍科涅夫大將的草原方面軍,迅速前出到第聶伯河中遊並奪取了登陸場。瓦圖京的部隊于9月22日突進到大布克林地域,占領了登陸場,並于11月6日解放了基輔,然後乘勝西進,追擊逃敵。科涅夫的部隊于9月23日攻占了波爾塔瓦,9月29日解放了克列緬楚格,並在第聶伯河右岸奪取了幾個登陸場。其他幾個方面軍也進展順利。蘇軍在第聶伯河會戰中重創德軍“南方”集團軍群主力和“中央”集團軍群一部,收複了重要地區,並在第聶伯河和普裏皮亞季河上奪取了25個登陸場,爲下一步全線進攻創造了條件(參見第聶伯河戰役)。

12月中旬,朱可夫被召回最高統帥部,分析1944年的形勢並確定作戰任務。斯大林要求在新的一年裏把德軍全部逐出蘇聯領土,將戰爭推列國外。爲此,蘇軍最高統帥部制定了連續實施大規模戰略性進攻戰役的計劃,並確定了各方面軍的任務。

朱可夫負責協調瓦圖京指揮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和科涅夫指揮的烏克蘭第2方面軍的行動。朱可夫與瓦圖京1943年12月25日實施日托米爾—別爾迪切夫戰役。烏克蘭第1方面軍于12月31日攻占了日托米爾,次年1月5日解放了別爾迪切夫。1月7日,朱可夫來到烏克蘭第2方面軍,次日該方面軍攻占了基洛夫格勒。隨後來可夫又返回烏克蘭第1方面軍,著手研究科爾孫-舍甫琴科夫斯基戰役。朱可夫計劃由烏克蘭第1、第2兩個方面軍共同實施這一戰役。1月24日和26日,科涅夫和瓦圖京的部隊先後發起進攻,于28日完成了對科爾孫一舍甫琴科夫斯基德軍集團的合圍,2月17日實施圍殲,殲敵7.3萬人,重創德軍15個師。至2月底,烏克蘭第1方面軍右翼已攻占盧茨克,舒姆斯科耶、舍彼托夫卡等地域,烏克蘭第2方面軍占領了經烏曼向莫吉廖夫實施突擊的出發地域。1944年2月29日,瓦圖京大將在去視察部隊的途中,遭到德軍狙擊手的襲擊,身負重傷,不久。3月1日,朱可夫向方面軍各部下達簡短命令:“根據最高統帥部大本營命令,由我臨時擔任烏克蘭第1方面軍司令員。”3月4日,烏克蘭第1方面軍按既定部署展開進攻,包圍德軍曼施泰因的坦克集群。從3月7日起,“這裏展開了一場庫爾斯克會戰後從未見過的最的戰鬥”。經一周激戰,朱可夫的坦克部隊突破曼斯坦因的防線月中旬,朱可夫指揮烏克蘭第1方面軍攻占了杜勃諾、克列門涅茨、莫吉廖夫。1944年3月26日,蘇聯《紅星報》發表了題爲《烏克蘭第1方面軍的勝利》的,內中寫道:“近日來,烏克蘭第1方面軍在蘇聯元帥朱可夫的指揮下,取得了一系列對敵輝煌的新勝利。我軍突破了德軍位于捷爾諾波爾一普羅斯庫羅地區的防線,向德涅斯特河挺進……烏克蘭第1方面軍的勝利是我軍勇敢和軍事藝術的勝利……”

英國一位軍事理論家在其著作《第二次世界大戰》一書中寫道:“朱可夫指揮的左翼部隊在南方捷爾諾波爾地區給予敵人以新的打擊。這一打擊組織得非常及時……人先是進行了一場防禦戰,粉碎了敵人的進攻,旋即又追擊潰逃之敵……軍隊以雷霆萬鈞之勢向前挺進……”接著,朱可夫挺進到喀爾巴阡山,解放了切爾諾夫策城,從這裏到捷爾諾波爾,打開了一個長達358公裏的大缺口。爲了堵住這個缺口,德軍統帥部不得不從其他戰線,乃至西歐戰線,調來大批軍隊。蘇聯新聞局發表特別公報指出,在朱可夫指揮的28天中,烏克蘭第1方面軍解放了2.6萬平方公裏的國土和57個市鎮,並繼續向西南挺進,進抵捷克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邊境。爲了紀念這一勝利,莫斯科于4月8日用320門禮炮齊鳴24響,向烏克蘭第1方面軍致敬。一周後,朱可夫攻下被稱作“堡壘”的捷爾諾波爾。莫斯科再次鳴響禮炮。朱可夫因戰功卓著而第一個被授予蘇聯最高軍功勳—勝利勳章。

5月初,朱可夫將烏克蘭第1方面軍交給科涅夫,自己回最高統帥部著手准備白俄羅斯戰役。殲滅白俄羅斯的德軍是蘇軍1944年夏季最主要的任務。5月30日,最高統帥部大本營批准了代號“巴格拉季昂”的白俄羅斯戰役計劃。參戰蘇軍部隊是波羅的海沿岸第1方面軍、白俄羅斯第3方面軍、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和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總兵力240萬人。德軍白俄羅斯境內戰線位于小波洛茨克、維捷斯克、奧爾沙、莫吉廖夫、博布魯伊斯克以東一線,並沿普裏皮亞季河一直伸到科韋利,配置了6個集團軍,共120萬人。朱可夫負責協調白俄羅斯第1、第2方面軍的行動,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負責另3個方面軍的協調。

1944年6月23日,蘇軍發起白俄羅斯戰役。波羅的海沿岸第1方面軍協同白俄羅斯第3方面軍在右翼發起進攻,于6月27日解放了維帖布斯克和奧爾沙。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在左翼發起進攻,6月29日攻克了博布魯伊斯克。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于6月28日解放了莫吉廖夫。朱可夫這兩個方面軍高速向白俄羅斯首府明斯克進擊,7月3日解放該城,隨即在其東部圍殲德軍10萬余人(參見明斯克戰役)。至7月5日,蘇軍向西推進225公裏—280公裏,解放了白俄羅斯大部領土。蘇軍迅速擴大戰果,13日解放了首都維爾紐斯,20日進入了波蘭國境。24日,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解放了盧布林,27日,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解放了交通樞紐比亞威斯托克。8月29日,蘇軍到達葉爾加瓦、多貝萊、奧古斯托夫,那累夫河和維斯瓦河,勝利結束了白俄羅斯戰役,殲敵54萬人,向西推進500公裏—600公裏,解放了白俄羅斯全部領土和部分領土,並解放了波蘭東部,逼近東普魯士的華沙。

在這次戰役中,朱可夫和華西列夫斯基協調4個方面軍在寬大正面上同時突破敵軍防禦,圍殲敵軍重兵集團,並在寬大縱深高速進擊退卻之敵,表現出卓越的指揮才能。爲此兩人再次獲得勝利勳章。

1944年底和1945年初,戰爭開始向本土推進。斯大林決定讓朱可夫指揮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主攻。部署在方向上的共3個方面軍:羅科索夫斯基元帥的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朱可夫元帥的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科涅夫元帥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朱可夫居中,右方是羅科索夫斯基,左方是科涅夫。

從維斯瓦河至奧得河是蘇軍西進的捷徑。蘇軍最高統帥部將進攻的戰略主突方向定在這一線方面軍發動了維斯瓦河—奧得河戰役,進展順利。朱可夫于1月23日進抵德軍東線最後一道防線奧得河,並奪取了西岸的全部登陸場,勝利結束此役,殲敵22萬人,解放波蘭大部分領土,打開了通向的道。

此時,進至奧得河的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和正在東普魯士作戰的白俄羅斯第2方面軍之間的東波美拉尼亞地區出現一個百余公裏的空隙地帶。德軍統帥部緊急調來希姆萊的“維斯瓦”集團軍群,消滅進至奧得河的蘇軍,該地區,扭轉方向上的不利形勢。蘇軍統帥部抽調白俄羅斯第2、第1方面軍的部隊圍殲了“維斯瓦”集團軍群,占領了東波美拉尼亞,消除了進攻的蘇軍側翼的,爲攻占創造了有利條件(參見東波美拉尼亞戰役)。

1945年4月1日,斯大林召集蘇軍高級將領研究對的最後進攻。談到進攻的問題,科涅夫表示他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將采取一切措施,攻克。朱可夫也請戰說,他的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離近,已作好充分准備,鋒芒直指。最後,斯大林要他們兩人准備好各自的作戰計劃,兩天後提交最高統帥部定奪。4月3日早晨,斯大林召開最高統帥部會議,聽取朱可夫和科涅夫的彙報。他站起來,用筆在牆上的挂圖上,劃了一條長線方面軍的分界線公裏處的呂本。他對兩位元帥說,如果敵人在的東接近地上進行頑強抵抗,使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的進攻受阻,烏克蘭第1方面軍則應准備以各自的坦克集團軍從南面突擊。這一決定,實際上是暗示兩位元帥進行比賽。

在受到蘇軍直接的情況下,負隅頑抗,從2月份起,大批人力在以東構築了3道防禦陣地,在城周圍築起了3層防禦圈,將市區劃成9個防禦區,壁壘森嚴,重兵防守。韋德國際bv1946

爲了打好戰役這一曆史性戰役,朱可夫進行了異常周密的准備,航空偵察兵對地區進行了6次空中拍照,制作了地區的精確模型,繪制了極詳細的作戰要圖,進行了協同動作演練,調動部隊和運輸作戰物資采取了極其嚴格的保密措施。爲了出奇制勝,朱可夫打破常規,決定不在黎明時分發動進攻,而是天亮前2小時實施夜間出擊。4月16日淩晨3時,戰役打響.朱可夫用18000門各式大炮實施炮火准備,20分鍾內向敵陣傾瀉了5萬噸炮彈。同時,轟炸機對敵重要目標進行了猛烈轟炸。火力准備之後,天空中突然出現數

千發彩色信號彈,地面上134部探照燈霎時間大放。朱可夫在回憶錄中寫道:“一千多度電光了戰場,使人目眩眼花,將我軍坦克和步兵沖擊目標從中無遺。這是一個給人留下異常強烈印象的場面,可以說,我一生從未有過類似的感覺……”隨著信號彈的升起,在數百架飛機和密如織網的炮火支援下,朱可夫的突擊集團向德軍陣地迅猛地撲去,一小時後突破德軍第一陣地,向縱深推進了1.5至2公裏,到中午突破了德軍的第一防禦地帶。德軍退守以澤勞弗高地爲依托的第二防禦地帶後,蘇軍進攻受阻。當日直到晚上蘇軍只前進了6至3公裏,幾次強攻未能拿下澤勞弗高地火力樞紐。斯大林對朱可夫未能突破前進障礙極爲不滿。朱可夫向最高統帥次日日終前突破澤勞弗高地防禦。朱可夫集中250門大炮猛轟澤勞弗高地30分鍾。隨後蘇軍奮不顧身地連續向高地沖去,終于在中午拿下澤勞弗高地,突破德軍第二防禦地帶。19日,朱可夫突破德軍第三防禦地帶。德軍奧得河地區整個防線日于尼斯河畔發起進攻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也突破德軍三道防禦地帶,逼近防禦圈。1945年4月20日,朱可夫的部隊在接近地突破德軍防線,炮兵開始對市區轟擊。4月21日,朱可夫的3個集團軍從東、北面突入市郊,科涅夫的部隊突進列距南郊30公裏處,兩個方面軍從4個方向沖向,于24日在東南會合,25日又在以西會合,合圍德軍20萬人,隨即以多向心突擊戰術,強攻市區。不斷縮小包圍圈。27日,蘇軍突入市中心,一天之內摧毀300個街頭據點,逐街逐屋進行爭奪戰。接著朱可夫的部隊開始攻打處于其作戰範圍內的大廈。30日,在總理府地下室。當晚9時50分,戰士康塔利亞和葉戈羅夫將軍旗率先插上大廈圓頂。1945年5月2日,德軍衛戍司令魏德林率部投降。

1945年5月8日,德軍元帥凱特爾代表在以東卡爾斯霍斯特鎮的一所軍事學校的會議廳裏簽署了無條件投降書。蘇聯元帥朱可夫代表蘇軍,英國空軍上將泰勒、美國斯巴茨將軍和法國塔西尼代表盟國遠征軍,接受了德軍的投降。戰役結束,德意志第三帝國就此,蘇德戰爭和歐戰結束。

在那些勝利的日子裏,《紅星報》寫道:“德寇投降後,我們在街頭到處可以看到朱可夫元帥。他視察廢墟,也觀看具有浮誇的普魯士風格的塑像,見到那些阿谀逢迎,服服貼貼的人時,元帥的目光流露出輕蔑……這天,元帥參加了戰役中的烈士們的葬禮,在墓前發表了激動的:‘爲了祖國和與而的英雄們永垂不朽……’他抓起一把泥土,撒進墳墓裏,接著又朝軍旗走去,吻了吻它的一角。”

戰後,朱可夫任駐德蘇軍集團軍總司令和蘇占區最高軍事行政長官。1946年4月10日回國,擔任蘇聯陸軍總司令。此時,他的已蓋過了斯大林,成爲萬衆矚目的英雄,這是斯大林所不能的。6月,由于科涅夫元帥、羅科索夫斯基元帥和華西列夫斯基元帥主持,駁斥了關于朱可夫元帥有的說法,斯大林才沒有決定朱可夫。雪上加霜的是調查又發現朱可夫家裏有不少弄來的財物,對此朱可夫寫信承認了錯誤。

a1946年6月9日,根據的,斯大林簽署命令,朱可夫:“不謙虛,過于傲慢,把戰爭期間取得所有重大戰役勝利的決定作用歸功于己。”指出“朱可夫元帥懷著,准備網羅一些失意者、被撤職的司令員,從事反對和最高統帥部的活動”。朱可夫擔任的三個要職被撤銷,從黨會中被,受到降職處分,貶到敖德薩軍區任司令員,後又被調到烏拉爾軍區任司令員。這是朱可夫面臨的第二次嚴峻。

1957年6月11日,蘇共中央團召開會議,馬林科夫等七人要求赫魯曉夫辭去第一的職務。赫魯曉夫不接受,要求召開全體會議來決定他的去留。朱可夫支持赫魯曉夫,命令用軍用飛機將火速接到莫斯科。6月19日,300多名、候補委員及檢查委員召開全會,大多數委員表示支持赫魯曉夫。馬林科夫、莫洛托夫等人被解除職務。

朱可夫在大會上對馬林科夫等人進行了猛烈的,說他們也要爲30年代參與清洗紅軍指揮人員承擔。被的人辯稱:“當時誰都不得不在文件上簽名表示同意,你朱可夫本人也很清楚,如果翻一翻當時的文件,大概也可以找到由你朱可夫簽字的文件。”在台上的朱可夫突然轉過身回答說:“沒有,你找不到,你去翻吧!由我簽字的這類文件您是絕對找不到的!”

赫魯曉夫自己剛度過危機,就開始對德高望重的朱可夫放心不下了。1957年10月26日,朱可夫突然被免去蘇聯部長職務,還被取消了團和的資格。

朱可夫身處困境,他回到離莫斯科不遠的家鄉,服了些安眠藥,酣睡幾個小時,醒來後吃點東西,再服安眠藥,再睡過去……這樣一直持續了15天。他在睡夢中回憶了過去的一切,一切得失都抛諸腦後,然後便釣魚去了。接著,他向提出去療養,從此便退出了舞台。

預感到未來不妙的赫魯曉夫在下台前夕,後悔地給朱可夫打電話說:“你被了,我們應當見一個面。”他的助手准備著安排兩人見面,他們要談的是恢複關系和給朱可夫安排複職的問題。赫魯曉夫想以朱可夫元帥在蘇聯軍中的崇高來提高自己在軍隊中的影響力,但曆史最後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1964年10月,赫魯曉夫被解除職務,勃列日涅夫上台。朱可夫的處境已有改善,但對他的卻仍然繼續下去,一直延續到9年多以後他去世的那一刻。克格勃始終著他,就連他和妻子在臥室裏的談話都被作了記錄,彙報給最高負責人。

格奧爾基是位退伍的軍醫、少將。在朱可夫元帥生命的最後9年,他一直擔任他的主治醫生,伴隨朱可夫走完了其生命的最後時光。

1965年,格奧爾基在布爾內科陸軍醫院任內科主任。朱可夫元帥的第二位夫人加林娜也在那裏工作。

一天,加林娜急匆匆地來找格奧爾基,求他替她丈夫朱可夫治病。朱可夫的心髒似乎有點問題,而格奧爾基是冠狀動脈硬化治療的權威。格奧爾基一開始猶豫要不要加林娜的請求。當時一般是由克裏姆林宮的“禦醫”給朱可夫看病,他擔心自己貿然介入會惹禍上身。

但格奧爾基實在不忍心加林娜,于是向上級彙報後,他便同加林娜一道趕往朱可夫位于索夫卡的別墅。格奧爾基沒想到,在那以後的9年裏,他會成爲朱可夫家的“常客”。 據格奧爾基回憶,朱可夫雖然疾病纏身,但仍然身形挺拔。他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封閉。對醫生有關病情的詢問,朱可夫回答得極爲簡單,一派標准的軍人作風。格奧爾基爲朱可夫做了大範圍心電圖測試後,發現他患有心肌梗塞。

朱可夫的病,其實是不斷的生活挫折造成的。二戰結束後不久,功勳卓著的朱可夫就面臨來自各方面的打擊:一大批他的材料被出來,連他的住處也被人裝上了。以克格勃局長阿巴庫莫夫爲首的一幫人朱可夫圖謀發動軍事。朱可夫因此被解除了陸軍總司令一職,到烏拉爾軍區任司令。

不久,斯大林逝世。在擁立赫魯曉夫“即位”的過程中,朱可夫立了頭功,正是他出頭了赫魯曉夫的對手貝利亞。赫魯曉夫上任之初還算知恩圖報,任命朱可夫爲長,並請他進入局。但1957年,赫魯曉夫利用朱可夫在南斯拉夫訪問的機會,在蘇共中央全會上朱可夫,並免去其一切職務。朱可夫從此下野,不讓他參與一切軍事、活動。

更令朱可夫痛苦的是,許多以前想來沾他的光的朋友都疏遠、乃至了他。冒著風險與朱可夫保持深厚友誼的只有巴格拉米揚華西列夫斯基羅科索夫斯基等幾位元帥。

也就在這時,朱可夫認識了比他小30歲的加林娜;並與之結爲夫婦。在朱可夫60歲那年,他們的女兒誕生了。 此後不久,病魔便將朱可夫徹底擊垮了:原來他花了極大心思寫出的《回憶與思考》被出版。朱可夫到處求人,但蘇共中央局對此就是不肯點頭。朱可夫一氣之下,中風了。

原來,當時的蘇共中央總勃列日涅夫對這部戰爭紀錄中沒有提到他的名字深爲不滿。最後,朱可夫不得不,在書中加上一段有關勃列日涅夫的文字。

1970年左右,朱可夫當選了莫斯科州蘇共代表大會代表。朱可夫非常高興,爲此還專門訂做了一件新。他焦急地等待大會的召開。但就在會議召開的前一天,勃列日涅夫告訴加林娜:“我他不要出席會議。如果出席,他得頻頻起立、坐下,會吃不消的。”朱可夫遺憾地回到自己的別墅,此後更加抑郁了。

1973年底,朱可夫深愛的妻子加林娜因乳腺癌病逝,這對朱可夫的打擊巨大,而那時朱可夫已經老得連去墓地的力氣都沒有了。愛妻死後不到8個月,朱可夫的病情更加惡化。先是心肌梗複發,隨後是心髒停跳出現醫學上的臨床死亡。他的心肌被注入特殊藥劑後,心髒恢複跳動,但腦供血卻沒有恢複。站在他的病榻前,格奧爾基看到他的目光微閃,似乎認出了他,但卻無力再說什麽。

朱可夫元帥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未被,不僅如此,繼勃列日涅夫之後執政的安德羅波夫契爾年科戈爾巴喬夫等曆屆領導人都沒有給朱可夫。

直到1995年5月,俄羅斯人民紀念世界反戰爭勝利50周年之際,朱可夫的名譽才被徹底恢複,他的大型青銅塑像被豎立在莫斯科紅場附近的馬涅什廣場,俄羅斯爲參加過衛國戰爭的老兵頒發朱可夫勳章。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爲塑像揭幕儀式剪彩。

爲人類做出巨大貢獻的英雄,人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至1949年先後任敖德薩軍區、烏拉爾軍區司令員。1952年任副部長。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6日被任命爲第一副部長。1955年任長。1957年他又遭到赫魯曉夫的猜忌,被免去長的職務。1958年3月退休。擔任上述職務期間,他善于運用豐富的作戰經驗,在裝備新式兵器的條件下訓練軍隊。1974年6月18日,朱可夫在莫斯科與世長辭,葬場克裏姆林宮牆下。

“斯大林格勒地域的會戰是極其激烈的,”朱可夫寫道:“我個人認爲只有莫斯科會戰能與之相提並論……敵人在頓河、伏爾加河、斯大林格勒地域共損失150萬人,3562輛坦克和強擊炮,12000門火炮和追擊炮,3000架飛機和大量其它技術兵器。”蘇軍在斯大林格勒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蘇聯人民和全世界反力量,使軸心國內部出現嚴重危機。從此蘇軍從戰略防禦轉入戰略進攻,蘇德戰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轉折。

關于這次戰役,朱可夫還談到:“在這裏,在組織的過程中我取得了比1941年在莫斯科地域多得多的實際經驗。因爲當時我軍在莫斯科兵力有限,不足以實施旨在合圍敵集團軍的。”

朱可夫因斯大林格勒一役的卓著戰功而第一個被授予一級蘇沃洛夫勳章(以偉大統帥蘇沃洛夫命名的勳章,是當時蘇聯最高的軍功勳章)。

朱可夫在這場規模宏大的會戰中所顯示的統帥才能聞名天下。美國研究人員索爾茲伯裏在《朱可夫指揮的幾次大會戰》一書中寫道;“在攸關的時刻,斯大林再次求助于朱可夫。斯大林格勒的命運系于一發,甚至連全體蘇聯人的命運都寄托在朱可夫一人身上。此前,莫斯科會戰已經使朱可夫成爲民族英雄……斯大林格勒戰役之後,誰也不再懷疑,蘇聯由朱可夫作自己軍隊的統帥,終將戰勝。”

斯大林格勒城下的炮聲尚未完全停止之時,朱可夫又接到新的命令:前往列甯格勒,協調各方面力量,粉碎德軍對這座英雄城市的。1943年1月12日,列甯格勒方面軍由西向東,沃爾霍夫方面軍由東向西,對什利謝利堡—錫尼亞維諾突出部的德軍發起相向突擊。德軍進行了頑強的抵抗。蘇軍連續不斷地進攻了7晝夜,終于突破德軍防線.兩個方面軍在第一和第五工人村勝利會師,打破了德軍對列甯格勒的,恢複了列甯格勒與蘇聯內地的陸上聯系。

“這時,在第一工人村裏,”朱可夫寫道,“我看到突破的兩個方面軍的戰士無比高興地相互朝著對方奔去。他們全然不顧敵人炮兵從西納夫斯基高地打來的排排炮彈,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這的確是企盼已久的幸福時刻。”

也就是在這一天,1943年1月18日,朱可夫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是蘇德戰爭中第一位獲此殊榮的蘇軍統帥。他是在戰場上知道這一消息的,當時他正像普通一兵那樣行進在戰鬥隊列裏。

此時,朱可夫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到庫爾斯克突出部。斯大林格勒會戰後,蘇軍將戰線公裏,在庫爾斯克附近形成一個突出部,其北翼的根部爲奧廖爾,南翼根部爲別爾哥羅德。奪取庫爾斯克,重新打開通往莫斯科的道,奪回戰略主動權。德軍計劃以第9集團軍和第4集團軍等部隊分別從奧廖爾和別爾哥羅德實施南北夾擊,合圍和殲滅庫爾斯克突出部的蘇軍。

1943年3月中旬,朱可夫來到庫爾斯克城,迅速查明了德軍的進攻。4月20日,他回莫斯科向最高統帥部,蘇軍暫不轉入進攻,而以優勢兵力進行防禦,在陣地上疲憊和消耗敵人,然後再投入精銳預備隊,轉入,最後殲滅德軍主力。最高統帥部采納了朱可夫的,按此迅速准備庫爾斯克戰役。

德軍計劃在5月初開始進攻,但因兵力不足,新式“虎式”和“豹式”重型坦克尚未裝備到部隊,因而幾次推遲進攻時間,蘇軍得以有更充裕的時間組織這一戰役。

1943年7月5日淩晨2時,中央方面軍司令員羅科索夫斯基大將請示朱可夫:據德軍俘虜供稱,德軍再過一小時將發起進攻,是先報告最高統帥,還是立即實施炮火反准備。情況緊,不容遲疑,朱可夫當即立斷,羅科索夫斯基立即開炮。20分鍾後,蘇軍對已進入出發陣地的德軍實施猛烈的炮火反准備。德軍遭受嚴重的損失,進攻推遲3小時。德軍進攻進展十分緩慢,很快便完全停了下來。面對蘇軍的打擊,德軍臨時將計劃改爲強攻。德軍投入560輛坦克,而蘇軍投入了850輛坦克。德軍以每平方千米150輛坦克的密度沖鋒。而朱可夫大量使用T-34出其不意地沖入坦克群,進行了一場坦克肉搏。進攻性的輕坦被擊垮,主力的重坦由于長程火炮,被T-34這種“中型兵器”給打的措手不及。這一戰中,德軍又400輛坦克被擊毀,其中包括70輛~100輛“虎”式被擊毀7月12日蘇入,8月5日收複奧廖爾和別爾哥羅德,8月23日解放了哈爾科夫,勝利結束庫爾斯克會戰。戰線]

a(根據有關研究以及等元帥的回憶錄中可以看出蘇德雙方的傷亡人數和投入兵力並不多,所以對于庫爾斯克會戰是否是人類近代史最大單日坦克會戰以及其規模大小表示質疑)

朱可夫在從士兵到元帥的漫長軍旅生涯中立下了舉世的赫赫戰功。四次榮膺蘇聯英雄稱號(1939年8月29日,1944年7月29日,1945年6月1日,1956年12月1日),是僅有的四次榮膺蘇聯英雄榮譽稱號的兩人之一。榮獲列甯勳章6枚,十月勳章1枚,紅旗勳章3枚,一級蘇沃洛夫勳章2枚,“勝利”最高軍功勳章2枚,圖瓦國“國”勳章1枚,蒙古人民國英雄(1969年),榮譽武器1件,章及外國勳章多枚。防空軍事指揮學院以其名字命名。他不但爲打敗的侵略作出了重大貢獻,而且其指揮藝術也爲蘇聯軍事學術的發展起到巨大推進作用。他成爲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功卓著的“傳奇元帥”。他在蘇聯衛國戰爭中的傑出貢獻,使他成爲與蘇沃洛夫米哈伊爾·庫圖佐夫相提並論的俄羅斯民族英雄,永載史冊。正如他的摯友艾森豪威爾上將所贊頌的那樣“的軍人們到達天堂時,一定會得到另一枚榮譽勳章,那就是朱可夫勳章,這種勳章將被每一位贊賞軍人的勇敢、眼光、堅毅和決心的人所珍視。”

a《在首都的戰鬥中》、《庫爾斯克突出部》、《在方向上》等軍事著作,記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蘇德戰場的許多著名戰役,並闡述他的軍事思想。

朱可夫同意出版自己的回憶錄,不過他要求該書首先在國內出版,然後才在國外出版。朱可夫在1966年3月按合同的期限,將全部手稿交給出版社,共1430張打字紙。

然而,編輯、出版工作卻耗時3年之久。元帥的回憶錄嚴格說來算是一本舉足輕重的軍事史巨著,需要軍事專家參與編輯工作。然而,盡管出版社領導和編輯們付出了極大的努力,現役的有關軍官們,不論是軍史研究所或軍事出版社內的軍人們,沒有人願作這部著作的編輯。在朱可夫元帥未公反的情況下,這些軍事出版社的軍人們怕因此影響自己在軍隊中的前途。

最終,新聞出版社得到的暗示:總勃列日涅夫同意出版,但希望朱可夫元帥在回憶錄中能提到他,戰爭時期,勃列日涅夫作爲上校軍官,在18集團軍任部主任。但問題是朱可夫元帥在戰時從沒見過這位名不見經傳的上校。怎麽辦?出版社終于找到一個辦法,在書中了朱可夫元帥在戰時視察第18集團軍時,想見見部主任勃列日涅夫,但是他不在,他到最前沿去了。就這樣,勃列日涅夫的名字總算出現在朱可夫元帥戰爭回憶錄的手稿中。

1969年4月,朱可夫所寫的《回憶與思考》這部軍事巨著曆經,終于在書店與讀者們見面了。

1965年1月,朱可夫終于得以與女軍醫加林娜·亞曆山大羅夫娜正式登記結婚。朱可夫在28歲時與他的第一個妻子阿·基葉夫娜結婚,生有2個女兒。1946年朱可夫被貶職下放後,基葉夫娜留在了莫斯科,當時兩人的婚姻事實上已經名存實亡。

朱可夫在烏拉爾軍區司令員任上,健康狀況一度不佳,軍醫加林娜·亞曆山大羅夫娜被派來照顧他。加林娜爲人正直,善良熱情,又年輕漂亮,朱可夫很喜歡她,常常與加林娜談話,了解她的家庭和經曆。日久天長,愛情在著名元帥和女軍醫心中萌生了。1950年加林娜將自己的一生托付給朱可夫,此後與他共同生活了24年,無論朱可夫浮沈,她都對朱可夫不渝,甘苦與共,使長期處于逆境中的朱可夫甚感欣慰。朱可夫生于1896年,加林娜生于1927年,兩人年齡相差31歲,但兩人的愛卻非同尋常。1957年,他們有了女兒瑪莎。

在整個東線,從莫斯科到攻占,朱可夫幾乎指揮了所有的重大戰役。更重要的是,朱可夫面對的是全盛時期的陸軍,這和諾曼底登陸以後英美面對的德隊是完全不一樣的。同時,朱可夫是人類曆史上指揮軍隊數量最多的將軍。僅憑這幾點,他的功績就不應該被遺忘。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fuzedmus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