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研究

发布于 分类 韦德1946最新网站标签

1950年代朝鮮半島經曆了空前。爆發于1950年6月25日,經曆三年多的戰爭後于1953年7月27日宣告休戰的朝鮮戰爭造成了巨大物質損耗與人員傷亡。因朝鮮戰爭是以休戰形式收尾,朝鮮半島至今未能實現統一,從戰爭爆發到現在朝鮮戰爭題材的文學一直延續並發展。1950年代可以說是朝鮮戰爭題材文學發展最旺盛時期。本論文以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中的11篇中長篇小說爲研究對象進行研究。 本論文共由六個分部分組成。 第一章序論部分對“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這一選題的目的和意義進行概述,對目前的研究狀況作出總結,對本文的研究方法和創新之處作出簡要簡述。 1950年代作爲朝鮮當代文學史的開端,而且又經曆了影響至今的同族相殘戰爭。因此,1950年代的文學在朝鮮當代文學史中占據著重要地位,隨之1950年代朝鮮文學的研究也成爲重要課題。 作爲朝鮮戰爭的發生地,朝鮮和韓國的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的創作可謂豐富,尤其是戰爭時期和戰爭的硝煙還未完全散去的戰後初期,朝鮮戰爭題材的文學作品被大量創作。這些年來對這些小說的研究也取得了一定,尤其對韓國的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的研究頗豐。相對而言,朝鮮的戰爭題材小說的研究就顯得有些單薄。因爲自從經曆了那場戰爭,朝鮮和韓國成爲敵對國,兩國互不往來,兩國文學的交流也受到阻礙,韓國學者們對朝鮮當代文學的研究駐足不前。所幸,從1980年代開始兩國關系逐漸趨于緩和,韓國對一部分朝鮮文學進行解禁措施,朝鮮當代的一些文學作品在韓國得以複印發行。很多學者們紛紛加入到研究朝鮮當代文學的隊伍中來,朝鮮戰爭題材的小說也開始受到關注。因被解的數量有限,學者們研究朝鮮當代文學時受到了很多。盡管如此,他們還是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研究中,並且取得了一定的。 在朝鮮當代文學史中,1950年代的文學可分爲兩個時期即“祖國解放戰爭時期的文學”和“戰後複原建設時期的文學”。戰爭時期因當時緊迫的戰爭所致,出現了大量短片形式的文學作品。只有極少數在後方寫作的作家們創作了一些長篇體裁的文學作品。戰爭結束後因作家們有較充裕的時間和,加上朝鮮的鼓勵,長篇體裁的文學作品有了長足的發展。但縱觀國內外對朝鮮文學的研究現狀,對朝鮮戰爭題材的小說的研究還處于初級階段,而且其研究多集中在朝鮮戰爭時期創作的短篇小說領域,對中長篇小說的研究屈指可數。鑒于此,本論文以1950年代創作的11篇朝鮮戰爭題材的中長篇小說爲研究對象,參考雷·韋勒克和奧·在《文學理論》一書中提出的“外部研究”與“內部研究”的文學研究方法,以客觀的態度進行研究。因本論文中選取的部分中長篇小說在學術界尚未得到深入研究,甚至有些作品的研究在學術界可以說是空白。所以,對這些文學作品的研究可以彌補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研究的不足,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第二章對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的時代背景及相關問題進行預備性考察,包括對戰爭的稱謂,朝鮮人民對此次戰爭的認識,1950年代朝鮮的社會背景和文壇特征等。 國際社會上對朝鮮戰爭的稱謂各異,朝鮮稱其爲“祖國解放戰爭”或“的民族解放戰爭”,韓國稱其爲“6.25戰爭”或“韓國戰爭”。中國,美國,日本等對此戰爭的稱謂也都不同。這種對同一場戰爭的不同稱謂表明了的不同立場。不僅如此,朝鮮和韓國對軍隊的稱謂也不同。戰爭期間,雙方互稱對方軍隊爲“傀儡軍”,或者是“國防軍”,“赤色”。但隨著朝鮮和韓國的關系逐漸趨向緩和,韓國于2000年6月30日宣布把朝鮮軍隊的稱謂正式改爲“軍”。 作家對戰爭的認識會直接影響戰爭題材文學作品的創作,貫穿著整個作品的內容。本論文通過分析朝鮮公開發行的曆史及文學史等出版物,考察朝鮮人民對此次戰爭的認識。通過分析發現從戰爭爆發到現在朝鮮人民認識中的朝鮮戰爭是“擊退美國爲首的侵略者的的民族解放戰爭。”朝鮮人民對戰爭的這種認識在具體的文學作品中也有體現。 作爲外部的影響因素,本論文對1950年代朝鮮的社會背景和文壇特征進行考察。1950年代對朝鮮人民而言是的年代。爲期三年多的戰爭給朝鮮人民帶來了無盡的痛苦。朝鮮戰爭爆發後,金日成號召全國人民進入戰備狀態,“一切爲了戰爭的勝利!”成爲當時最響亮的口號。戰爭爆發的第二天,朝鮮的文藝工作者們響應朝鮮勞動黨的號召,踏上了去往戰場的征程。他們作爲從軍作者與朝鮮戰士們一起出生入死,經曆各種艱苦卓絕的戰鬥,他們把在戰地裏的所見所聞所感反映到了各種體裁的文學作品中。戰火紛飛的下,作家們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創作篇幅長的作品,短篇體裁文學作品的創作成爲當時的最佳選擇。因而出現了大量的短篇小說,只有極少數在後方寫作的作家創作了幾篇中長篇小說。 戰後的朝鮮成爲一片廢墟,以至于美國在戰爭結束後“朝鮮再經過100年的時間也不能恢複到原來的樣子。”戰後複原建設成爲擺在朝鮮人民面前的最緊迫任務。戰爭時期“一切爲了戰爭的勝利!”的口號變成了“一切爲了戰後複原建設!”。廢墟中的複原建設極其艱苦,朝鮮人民需要上的鼓勵。因此,朝鮮于1953年9月和1956年10月兩次召開“全國作家藝術家大會”,號召文藝工作者創作更多充滿與希望的文學作品使其繼續發揮戰爭時期“武器”的作用,同時指明了創作方向和創作方法。即在作品中塑造勞動階級的典型人物形象和以實踐爲基礎的文學創作方法。本論文中《年輕的勇士們》,《高地的英雄們》,《鄉土》等作品就是根據事實改編或作者經過實地考察創作而成,黃健,金英碩,尹世哲等有從軍作家的經曆。這一時期因韓雪野,崔明益等老一輩作家和千世峰,尹世中等新 一輩作家的共同創作,加之朝鮮爲鼓勵文學發展設立的“作家學院”培養出的一批批文學新人,朝鮮文壇出現了一片繁榮景象,朝鮮戰爭題材的中長篇小說也得到了很大發展。 1945年解放後的朝鮮在各方面都受到蘇聯的影響,文學方面亦如此。朝鮮戰爭結束後,朝鮮文壇受蘇聯文壇的影響,加之朝鮮文壇一直以來的各種弊病的顯露,反對“機械主義”,克服“無矛盾論”的爭論四起,加之兩次全國作家會議中作出的一系列決議給當時的作家們提供了相對的。在這種相對緩和的下,戰後的朝鮮文學得以迅猛發展,出現了很多進步景象。 第三章主要分析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的主題特征。 贊揚充滿愛國主義的大衆英雄是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的主旨。戰爭期間金日成多次對文藝工作者們進行,包括戰爭爆發第二天的,會見文藝工作者後的幾次講話等。這些和講話成爲當時的文藝政策向當時的文藝工作者們賦予了創作任務並指明了創作方向。其中,贊揚愛國主義爲基礎的大衆英雄是當時作爲“武器”的文學所要表現的主要內容。在當時緊迫的戰戰爭中,朝鮮需要鼓勵人民勇敢加入到“祖國解放戰爭”中來。贊揚充滿愛國主義的大衆英雄不僅使朝鮮人民獲取勝利的信心,而且也告訴朝鮮人民英雄不是天生的,每個人都可以成爲英雄,讓他們勇敢加入到戰爭隊伍中來。通過研究發現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的中長篇小說幾乎每一篇都是對大衆英雄的贊歌。 戰後的朝鮮在一片廢墟中進入戰後複原建設時期,朝鮮需要在人中樹立黨的形象,激勵人民緊緊圍繞在朝鮮勞動黨的周圍,團結一致搞複原建設。在當時文藝政策的影響下,朝鮮文學繼續擔當著“武器”的角色,贊揚朝鮮勞動黨的正確領導和的優秀品質成爲當時很多文學作品的主題特征之一。《祖國》,《蓋馬高原》等小說中領導朝鮮人民抗擊敵人的場面栩栩如生。在們的領導下朝鮮人民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勝利,這不僅使朝鮮人民相信朝鮮勞動黨的領導是正確的,而且使朝鮮人民更加堅定地跟著投入到戰爭中,投入到戰後複原建設中去。 強調“反美意識”是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的又一重要主題。作品中有很多對戰爭的細致描寫。戰爭的炮火把朝鮮人民的家園夷爲平地,他們不得不攜帶家人背井離鄉。戰火不僅無情地了他們的家園,而且的朝鮮也被以美軍爲首的聯合和韓大肆,屍橫遍野。在作品中大量描寫這種目的不僅在于戰爭的悲慘性,其更直接的意圖在于給朝鮮人民帶來性災難的一美軍的各種,以強調“反美意識”。另一方面也使朝鮮人民更加清楚地認識到這是一場抵禦外來侵略,完成祖國統 一的之戰。 通過主題特征的分析發現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都是在當時特殊的社會背景和文藝政策的要求下被作家們帶著明確的目的性創造出來的。 第四章主要分析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中的人物形象。本章分三種人物類型進行考察,即正面人物形象,人物形象和特殊人物形象。 軍人可以說是戰場的主體,本文通過分析《年輕勇士們》,《高地的英雄們》,《都成隊長與他的戰友們》等描寫正面戰場的小說發現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中的朝鮮軍人形象可以說近乎完美。他們英勇善戰,不惜自己的生命,他們有著的堅強意志,他們熱愛自己的集體,而且有著的人格品質。 隨著聯合隊大規模登陸仁川,朝鮮軍隊進入撤退階段。聯合隊和韓隊占領了包括平壤在內的大部分38線以北地區。因此,後方的朝鮮人民也不得不加入到戰爭中來,作者們的視線也從戰場轉移到後方。本論文中選取的11篇中長篇小說中有7篇是描寫後方的朝鮮人民大無畏的的。小說中聯合隊和韓隊進入朝鮮領土之後進行瘋狂,但是朝鮮人民並沒有因敵軍的害怕而瑟瑟發抖,而是更加頑抗地鬥爭起來。1945年解放以後,隨著朝鮮實行土地及各項措施,朝鮮農民擁有了自己的土地,工人有了自己的崗位。他們身懷感激,以滿腔的熱血建設家園。但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戰爭,霎時間把他們再次推入深淵。朝鮮的農民爲了家園,農土,與敵人進行殊死搏鬥。朝鮮的工人爲了守護自己的工廠,自發組織武裝鬥爭。作品中這些極其樸實的工人和農民在祖國危難之時,不顧一切奮力,進發出巨大潛力。 女性人物形象在小說中所占比例較大,因此本論文以單獨的單元進行考察。女性一向被視爲,在戰爭中往往以者的形象出現。在1950年代的朝鮮戰爭題材小說中也不乏受到聯合及韓的和的朝鮮婦女形象,但在作品中出現更多的是堅強剛毅的女性形象。她們作爲通訊員,等在炮火連天的戰地各盡其能,她們的勇敢毫不亞于男性。爲人母的女性在國家危難之時顧不上自己的小家庭,毅然投身到祖國大家庭的事業中,在自己的家人及小孩被戰爭無情奪走生命之時她們也以頑強的意志化悲痛爲力量,繼續投入到事業中。 朝鮮人民視美軍爲此次戰爭的。因此在作品中他們的形象被極其。小說中他們是以不完整的形象出現的。他們都有動物般的外貌,個個和,而且很。雖然他們高大魁梧,但在戰場上都是“紙老虎”。韓作爲敵軍之一,他們的形象也跟美軍形象一樣,,膽小。他們作爲美國的傀儡軍,看著美軍的臉色行事,而且常常與美軍發生矛盾。但是小說中也出現一些溫馨的場面即朝鮮人民對韓人表現出,在戰場上不忍心,約定互不等。這種溫馨的場面描寫在作品中出現次數極少,而且一般出現在戰後創作的作品中。盡管少,但這至少也是一種進步。 作品中朝鮮的治安隊和,他們常常以滑稽的形象出現。他們作爲“”,在聯合和韓面前點頭哈腰,想方設法討好他們。因而也得到一官半職,在所在區域跋扈。治安隊和對聯合和韓“鞠躬盡瘁”,但他們並不領情,常常瞧不起他們,挑逗他們。對此,朝鮮的治安隊和雖然很不服氣,但只能默默。 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中也出現了很多不同性格的特殊的人物形象。這些特殊的人物形象一般出現在戰後創作的小說中。特殊的人物類型包括落後的軍人,消極的後方人民,有著變色龍般僞裝術的人等。這些人物形象雖然在作品中所占比例不大,但他們異樣的性格特征不僅給作品增添了趣味性,而且也很好的反映了當時社會的複雜性。 總之,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由于意識形態的過多介入,使得作家們在塑造人物形象時正面人物形象盡可能完美,人物形象盡可能醜惡,出現兩級化的現象。但隨著戰爭的結束,朝鮮社會及文壇上的變化使得作家們在創作作品時有了相對的性,從而也得以塑造一些特殊的人物形象,但是這種特殊的人物形象只局限于作品中的次要人物。 第五章主要分析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的敘事特點和敘事戰略。 小說中的英雄都有著相似的成長經曆。即他們都出生在窮苦的工人或農民家庭,從小在中長大,朝鮮解放後成爲主人翁,懷揣著在自己的崗位上辛勤勞動,過著幸福生活。朝鮮戰爭的突然爆發使他們加入到“解放祖國”的戰爭隊伍中。他們在戰前或在戰爭中接受黨的教育,並且在戰爭的中有了更高的思想。小說的發展中他們所屬集體會遇到困難,在緊要關頭不顧個人安危挺身而出解決危機,使整個集體免遭重大損失,而他們也成爲名副其實的英雄。 戰爭中難免會有傷亡,文學作品中刻畫的人物亦會如此。但是在作品中作者盡量把因英雄人物的帶來的悲劇爲其它形式的希望,使小說的悲劇性減弱,把讀者的視線轉移到對未來的希望上,而不是只關注于英雄人物的帶來的悲劇。 作品中英雄人物勇敢堅強的性格具有家族繼承性和民族傳統的繼承性。英雄人物的長輩中有抗日英雄,“祖國光複會”會員,這些長輩們都有著熾熱的愛國主義,有著頑強的意志力。他們不惜自己的生命爲祖國的解放事業奮鬥。英雄人物從小耳濡目染于長輩們的英雄事迹,直接影響了他們堅強性格的形成。不僅如此,小說中還常常提到李舜臣,乙支文德等朝鮮民族英雄抵禦外來侵略的英雄事迹強調朝鮮民族的傳統,並鼓勵朝鮮人民一定會像民族英雄趕走侵略者一樣打敗外來侵略者,取得的勝利。作品中朝鮮人民的民族英雄情結延伸到了抗日英雄金日成。作品中贊揚金日成的抗日英雄事迹的場面較贊揚其他民族英雄事迹的場面多。衆所周知,1950年代後期開始,朝鮮出現了金日成偶像化的傾向。鑒于此,也可以推測在作品中插入民族英雄的事迹是爲了引出“朝鮮當代的民族英雄—金日成”。 愛情敘述可以說是從屬于敘述的。作品中的青年男女爲了事業,暫時把愛情抛于腦後,一心投入到事業中,把事業放在第一位。在愛情的選擇上,他們的階級立場分明。他們放棄在各個方面條件比較好的地主階級的子女,選擇與自己同一階級的窮苦家庭的子女作爲自己的終身伴侶,表明了他們堅定的階級立場。有些小說中的愛情描寫是爲了突出作品中男主人公的優秀品質,在作品中起著“工具”的作用。 爲了突出主題和人物形象,小說在塑造正面人物形象時出現一系列特點。爲了刻畫鮮明的人物形象,作品中設置了各種矛盾,包括主人公的心理矛盾,人民內部或軍隊內部的矛盾等。這些矛盾的設置不僅給作品增加了趣味性,而且在矛盾中體現人物的內心世界,使人物的性格更加突出和豐滿。作品中這些內部矛盾的設置與當時文壇上克服“無矛盾論”,反對“機械主義”的爭論有關,可以說這是1950年代小說創作的一大進步。 場面交替的敘事模式是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小說的又一敘事特點。即小說的場面由開頭中不利的場面交替爲結尾中勝利的場面。大部分小說的開頭便是從不利的狀況開始。描寫前方的小說開頭一般是戰事受到危機,朝鮮軍處于劣勢,在這種情況下,朝鮮軍隊沒有,而是更加勇敢的投入到戰鬥中,在朝鮮軍隊的浴血奮戰下,經過一番激烈交戰之後,戰事終于逆轉,朝鮮軍隊取得了勝利。描寫後方的小說的開頭往往是朝鮮領土被敵人占領,後方人民被無情殺掠,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後方人民並沒有瑟瑟發抖,而是更加頑強的進行,不利的場面終于被打破,後方人民用自己的勇敢和頑強了家園。朝鮮戰爭題材小說大部分是以大團圓的結局結尾。 小說中還插入了很多回憶解放後朝鮮人民美好生活景象的場面。通過戰爭爆發前幸福生活的回憶,了朝鮮窮苦人民于水火之中的偉大。這也成爲作品中人物成長的重要的催化劑。親身體驗到得戰爭前與戰爭中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使作品中的人物意識到戰勝這場戰鬥的重要性,也認識到朝鮮人民領導的正確性與先進性,從而使主人公更加堅定地跟隨黨的領導,更加積極的投入到解放祖國的戰爭中去。 第六章結語部分是對“1950年代朝鮮戰爭題材中長篇小說研究”的歸結與延伸。

周曉風;戰爭與20世紀中國文學——紀念抗日戰爭戰爭勝利60周年[J];重慶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5年04期

許佳奕;黃晟盛;金小剛;張軍;;群組動畫在影視特技中的應用研究[A];中國計算機圖形學進展2008–第七屆中國計算機圖形學大會論文集[C];2008年

王忠亮;;“老腔”:神奇劇種風雨史[A];三秦文化研究會年録(2008)[C];2008年

彭俐;;中國電視劇要有全球意識[A];中國論壇(2002)——中國電視劇[C];2002年

李倩;;小學個性化作文教學初探[A];國家教師科研基金“十一五”集(中國名校卷)(五)[C];2009年

謝家順;;張恨水小說民俗學闡釋[A];中國現代文學研究會第十屆年會論文摘要彙編[C];2010年

方伯榮;;當代小說與詩歌創作“繁而不榮”原因初探[A];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第十三屆學術年會論文集[C];2004年

李倩;;小學個性化作文教學初探[A];國家教師科研基金十一五階段性集(卷)[C];2010年

陳陽;;中國商業敘事的文化情懷——《集結號》、《投名狀》中傳統文化觀念的敘事驅動問題[A];這就是我們的文學生活——《當代文壇》三十年評論精選(下)[C];2012年

呂晶晶;淺談《薩賓婦女》與《格爾尼卡》的“碰撞”及對後世戰爭題材油畫的啓迪[D];西安美術學院;2012年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fuzedmusic.com